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雅玩艺术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点击进入授权页面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雅玩艺术 首页 资料汇编 文房资料 查看内容

墨色的真相

2014-1-10 00:00| 发布者: 王门走卒| 查看: 794| 评论: 59|原作者: 王门走卒

  ( 暂无评分 ) 评分

摘要: 梁震明著 在中國歷代古籍中,有關製墨的文獻,雖然為數眾多,但是仍然以晁氏的《墨經》和沈繼孫的《墨法集要》最為詳實,而《墨經》的記載,正是以「松煙墨」為主,而《墨法集要》則是以「油煙墨」為主,而這兩種墨 ...
梁震明著
在中國歷代古籍中,有關製墨的文獻,雖然為數眾多,但是仍然以晁氏的《墨經》和沈繼孫的《墨法集要》最為詳實,而《墨經》的記載,正是以「松煙墨」為主,而《墨法集要》則是以「油煙墨」為主,而這兩種墨品,也是最常被中國書畫家所使用的材質(註88)。
     
    當然呈現這兩種墨品的色調成份,都是由黑色的碳粒(註89)所構成,而黑色顏料亦是相同。又為何會以碳粒作為主要的色料,便是因為碳粒具有極為穩定的色彩效果,故能歷久彌新的,成為作畫寫字的材質。
     
    至於,本章節中,筆者所要陳述的方向,就是以這兩本重要的製墨典籍為主,並參考近代製墨的特點,將前人製作固態墨(註90)的方法及觀念,依照製作的流程加以介紹。而液態墨和黑色顏料的部分,在說明的方法上,也盡量用固態墨的模式加以列舉,以方便各位的閱讀。  
     
    此外,由於筆者的部分研究,也牽涉到材質製作和使用方法的關係探討。所以,筆者也會同時分析這些過程,對製成墨品的材質特性之影響,並說明與我們的使用方法,有何關聯性。

20090603_0ebe029cf937eadae6e6kf0QxkDoYoSQ.jpg



本帖最后由 王门走卒 于 2013-12-9 17:51 编辑

  碳料选择
     
      
     
    其实所谓的「松烟墨」,如果就字面解释,「松」是代表物质的种类,而「烟」是指物质存在的状态,而「松烟」二字,即意指松材在燃烧时,因热能的分解作用,产生极为细小的碳粒,且受到热空气的牵引,向上飘浮,只是因为肉眼看起来像烟,故称之为「松烟」。所以「松烟墨」是用松材为原料,经由燃烧,收集似烟的碳粒,当作这种墨的主要成分。
     
    虽然前人制墨与黑的碳料,种类很多,但是制墨用的植物性烟,几乎是以松烟为主,而其余的,如石榴皮、灯草或槟榔等,则多被制成黑色颜料。
     
    不过我们须有所留意的,是前人以松取烟,其实可分为「松材」和「松脂」两种。此外,前人所谓的「松枝」,是指将巨大松心截成枝条状的木材,而非指松树的树枝。
     
    又「油烟墨」的字义,如果就狭义的解释,是特指用桐油烟所制成的墨种;而广义的解释,则是只要用油脂类所制的墨品,皆可被简称为「油烟墨」(注91)。


本帖最后由 王门走卒 于 2013-12-9 17:54 编辑

(一)碳料种类
     
      
     
    尽管,历代的水墨画家,大多是以墨作画,但是仍有为数不少的黑色颜料,曾经被画家们选用过。而就其选择的原料种类来说,大致有「燃煤黑」、「生漆黑」、「锅底黑」、「烟煤黑」、「乌贼黑」、「灯草黑」、「石榴黑」、「槟榔黑」、「五倍子黑」和「墨菊黑」等十种。而它们之中,又以锅底黑的使用,最为普遍。
     
    (附表1)各种黑色颜料的介绍
     
    名称
     说明
      
    燃煤黑
     即是前人书中经常提到的「石墨」。在《墨经》中,就曾说:『古用松烟、石墨二种,石墨自魏晋以后无闻,松烟之至尚矣。』可知在魏晋以前,前人便已用「石墨」。而它在以往是被误认为土类,实际上,它就是固态的煤,在先秦时叫「石涅」,汉魏称「石墨」,晋至隋唐则称「石炭」,宋元以后才叫「煤」(《文房四宝笔墨纸砚》,页66。)。
      
    生漆黑
     「生漆黑」也是一种早为前人所使用的黑色颜料。在元陶宗仪的《辍耕录》中,就说:『上古无墨,竹挺点漆而书。』可见在人造墨尚未发明前,先民已用刀削竹,作成竹笔,沾漆写字。此外,生漆黑亦可用于绘事中,在《图绘宝鉴》中,便提到:『徽宗尤注意花鸟点睛,多用黑漆,隐燃豆许,高出缣素,凡欲活动(《中国绘画材料史》,页115。)。』可知宋徽宗多用黑漆来补点鸟类的眼睛,而能栩栩如生。

锅底黑
     在所有的黑色颜料中,「锅底黑」应该是属于使用时间最长,亦最常被使用的黑色颜料之一。其最早的记载,是出现于宋郭熙的《林泉高致集》一书中,他说:『运墨有时用淡墨,有时用浓墨,有时用焦墨,有时用宿墨,有时用退墨,有时用厨中埃墨(安于澜,《画论丛刊上》,页27,台北华正书局,198410月。)。』其所谓的「厨中埃墨」,就是指锅底黑。而这种「厨中埃墨」,又被前人称为「百草霜」。在明李时珍《本草纲目》中,曾言:『百草霜,此乃灶额及烟炉中墨烟也,其质轻细,故谓之霜(《本草纲目》,卷7,页14,全页262。)。』又清王概在《芥子园画传二集》中,说:『百草霜,名竈突烟,一名竈额墨,乃竈额及烟炉中墨烟也。其质轻细,故谓之霜。』其实锅底黑,就是早年民间煮水时,大多用晒干后的草本或木本植物,将其燃烧,借其产生的热能,来煮水烧饭,但因植物燃烧时,会有黑烟飘起,且黏在锅底下,又质轻如霜。所以,便称「百草霜」。此外,此黑也可制成墨品,而用「天灶墨」、「天突墨」、「灶突墨」、「灶额墨」或「釜脐墨」等墨名加以称呼。

烟煤黑
     依明项元汴在《墨录》所说的:『南中扬生,制墨不用松烟,止以灯煤为之,名玉泉墨。又金章宗宫中,以张遇麝香小御团,为画眉墨,余谓玉泉之名,与灯煤无干,只以东坡佛幌轻烟为名,岂不奇绝。』又清郑绩在《梦幻居画学简明》〈论鳞虫〉中,言:『画蝶之法,有用淡墨,勾出四翅,着色分染,以干透后,用油烟干笔擦描,斑文松浮如粉(《画论丛刊下》,页598。)。』而两人所说的灯煤和油烟,应该都是指收集点灯用的油脂,燃烧后飘起的黑烟。

乌贼黑
     除了以上几种黑色颜料外,前人亦利用乌贼腹中的黑液,当墨使用。在宋苏易简的《文房四谱》〈墨谱〉中,曾说:『陶隐居云:「乌贼鱼腹中有墨。」今作好墨用之。海人云:「乌贼鱼,即秦王算袋鱼也。」昔秦王东游,弃算袋于海,化为此鱼,形一如算袋,两带极长,墨犹在腹,人捕之,必喷墨昏人目也,其墨人用写卷,岁久其字磨灭,如空纸焉,无行者多用之。』又明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说:『别录曰:「乌贼鱼腹中血及胆黑如墨,可以书字,但逾年则迹灭,惟存空纸尔。」世言乌贼怀墨而知礼,故俗称是海若白事小吏也(《本草纲目》,卷44,页25,全页1384。)。』虽然「乌贼黑」曾经被当墨书字,但因为其黑,容易迹灭,故也鲜少为人们所使用。
      灯草黑
     灯草正名为灯心草,又名蔺,其茎可织席,又茎心可供引油点灯。在王定理的《中国画颜色的运用与制作》一书中,便提到:『灯草,为一种药用植物,又称通草。原料中空质极轻,形似棉软的粉条。经烧制成暗黑色无光具有黑绒的质感。早年画家用以描绘人物发、须、眉及蝴蝶的斑纹更富有真实感(《中国画颜料的运用与制作》,页146。)。』

石榴黑
     「石榴黑」的使用,亦在王定理的书中提到,他说:『石榴黑,即石榴皮黑。秋季收取,去籽晒干加工烧制,其色漆黑。石榴皮干后易燃,尤如早年打取火所用之火绒,着火即燃而没有大的火焰,易于烧制。其色黑亮无比,胜黑烟子多矣(《中国画颜料的运用与制作》,页146。)。』
      
    槟榔黑
     至于「槟榔黑」,在傅申所着的《张大千的世界》一书中提及,他说:『发黑如丝绒,是以突显人物神采专用于仕女眼睛和头发的槟榔墨所染。』(《张大千的世界》,页146。)又在另件作品中,说:『此画在色彩上,马身的乌黑,是用一种不发光的槟榔墨多次晕染而成,有一种浓厚的感觉(《张大千的世界》,页148。)。』
      
    五倍子黑
     蒋玄佁在《中国绘画材料史》中,曾说:『按五倍子自蓝肤木取出,其色深黑(《见中国颜色考》)(《中国绘画材料史》,页116。)。』而它亦可入墨。
      
    墨菊黑
     孙敦秀在《文房四宝手册》中,也说:『宋书《澄怀录》记述:「墨菊,其色如墨、古用其汁书写(《文房四宝手册》,页76。)。」』


本帖最后由 王门走卒 于 2013-12-9 17:56 编辑

同样的,用于制墨的碳料种类,也是相当多元(注92)。就类别来论,可分成植物性、动物性和矿物性三大类。而这三大类中,在古代又以植物性最受青睐,且亦可细分为植物性烟和植物性油烟两类。而笔者所谓的植物性烟,是指用固体状态的植物之枝干或果皮等物质,来作为黑碳的取得来源。而最经常被采用的,即是松材。
     
    植物性油烟,则种类较广,例如桐油(注93)、麻子油和菜种油等,都是可以当成制作油烟墨的碳料。而动物性原料的使用情况,则是以猪油,最为普遍,且从明朝开始采行,直到今日,仍有墨厂持续的使用中(注94)。而属于矿物性原料的,主要为石墨和石油(注95)两种。在人造墨尚未出现前,古人即用石墨,来充当书写的材质。而以石油制墨,其实早在宋代的沈括,就已经试作过,并将它命名为「延川石液」,也认为未来会成为制墨原料的主流(注96),但是事实上,却必须等到清末民初,才真正的被广泛的运用。


本帖最后由 王门走卒 于 2013-12-9 17:58 编辑

(附表2)各朝制墨原料的种类
     
    朝代
     引用资料
     种类
      
    宋代
     李孝美《墨谱》
     松烟、桐油、清油、麻子油和沥青(枥同栎)等。
      
    晁氏《墨经》
     松烟和石墨。
      
    何薳《墨记》
     松煤、脂漆滓、桐油和桦烟等。
      
    苏易简《文房四谱》〈墨谱〉
     松烟、栝木烟、大麻子、乌贼墨和石墨等。
      
    沈括《梦溪笔谈》
     延川石液。
      
    元代
     陶宗仪《辍耕录》
     生漆、漆烟、松烟、油烟和延安石液等。
      
    明代
     沈继孙《墨法集要》
     松烟、桐油、麻子油、皂青油、菜子油和豆油等。
      
    项元汴《墨录》
     苏合油、松烟和桐油烟等。
      
    宋应星《天工开物》
     桐油、清油、松烟和猪油烟等。
      
    汪道贯《墨书》
     桐液和豨膏。
      
    清代
     谢崧岱《南学制墨札记》
     松香、桐油、灯油(苏子油)、麻油和猪油等。
      
    谢崧岱《论墨绝句诗》
     松煤、松香、桐油、镫油、芝麻、菜子、猪脂和煤油(洋油)等。
      
    《内务府墨作则例》
     桐油和猪油。
      
     
    目前也由于动植物性油烟的取得,较为不易,且成本过高。所以,大部分的制墨厂商,是转用矿物性油烟中的石油,来当作制墨的碳粒原料(注97)。
     
      
     
    (二)碳料要求
     
      
     
    从以上的介绍,我们明白前人制墨的碳料(注98),主要是以松烟和油烟两种为主。当然,前人对这两种碳料的选择,也有着长期经验所累积的评断依据。至于,前人的评断标准,应该还是脱离不开碳料与烟品之间的因果关系。
     
    就现有的文献中,对松烟原料的选择解析,当以晁氏《墨经》中的〈松〉篇记载,最为详实。而在此篇中,他首先依照朝代的先后顺序,将各朝产松的地点及山名(注99),逐一的条列(附表3)。
     
    (附表3)各朝产松的地点表
     
    朝代
     地名
     山名
      
    汉代
     扶风、隃糜
     终南山
      
    晋代
     九江
     庐山
      
    唐代
     易州
      
      
    潞州
      
      
    后唐
     宣州
     黄山
      
    歙州
     黟山、罗山
      
    宋代
     兖州
     泰山、徂来山、岛山、峄山
      
    沂州
     龟山、蒙山
      
    密州
     九仙山
      
    登州
     牢山
      
    镇府、五台、刑州、潞州
     太行山
      
    辽州
     辽阳山
      
    汝州
     竈君山
      
    随州
     桐柏山
      
    卫州
     共山
      
    衢州
     柯山
      
    池州
     九华山
      
    宣州
     黄山
      
    歙州
     黟山、罗山
      
     
    而后,他再将宋代各地产松的地点,区分为东山、西山和其它等三个地区(注100),也将西山和其它地区的产松地点,略依山名,分成五种优劣的等级(附表4)。当然,对于这样的评比依据,晁氏也作了进一步的阐述。例如他是认为,由于东山地区的松树,遭到过度的砍乏,导致所剩存的松树,生长时间只有十余年,而影响所得的烟品过重,是难以成为制作松烟墨的良料(注101)。
     
    (附表4)各地产松的优劣表
     
    归类
     地名
     山名
     等级
      
    东山地区
     兖州
     泰山、徂来山、岛山、峄山
      
      
    沂州
     龟山、蒙山
      
      
    密州
     九仙山
      
      
    登州
     牢山
      
      
    西山地区
     镇府、五台、刑州、潞州
     太行山
     上上
      
    其它地区
     辽州
     辽阳山
     甲乙
      
    汝州
     竈君山
     甲乙
      
    随州
     桐柏山
     甲乙
      
    卫州
     共山
     品下
      
    衢州
     柯山
     品下
      
    池州
     九华山
     品中
      
    宣州
     黄山
     上上
      
    歙州
     黟山、罗山
     上上
      
     
    此外,在文中,他也提到如何透过松树的生长概况及所流出的松脂,也能预判与取得烟品的好坏之方法(附表5)(注102)。


本帖最后由 王门走卒 于 2013-12-9 17:59 编辑

(附表5)松性与等级的关系表
     
    松名
     评断标准
     等级
      
    透脂松
     松根生茯苓、穿山石而出者
     上上
      
    脂松
     根干肥大、脂出若珠者
     上中
      
    揭明松
     可揭而起,视之而明者
     上下
      
    紫松
     明不足而紫者
     中上
      
    籖松
     矿而挺直者
     中中
      
    黄明松
     明不足而黄者
     中下
      
    糖松
     无膏油而漫若糖苴然者
     下上
      
    杏松
     无膏油者而类杏者
     下中
      
    脂片松
     其出沥青之余者
     下下


本帖最后由 王门走卒 于 2013-12-9 18:00 编辑

前人以油取烟,虽然在宋代已经出现,但是真正广为盛行,当于明清之际,且以桐油最受推崇。而以此油取烟,有何优点,沈继孙是认为「桐油得烟最多」,又可「为墨色黑而光,久则日黑一日。」而汪道贯的看法,也是认为猪油不如桐油。这是因为猪油烟会「滞笔锋」,且「有光而色白」(注103)。也因此,不如桐油。又谢崧岱在《南学制墨札记》一书中,也是认为桐油最好,其次才是松脂,又其次为猪油、灯油和麻油。而他的理由,也与沈继孙相似,是认为桐油具有「薰烟制墨得烟多」,且又「色黑有紫光,日久不渝」的优点。
     
    从沈继孙的说明中,也可以提供我们三项信息,来了解当时的墨工,对油烟原料的选择看法。
     
    一是成本考量。因为桐油得烟最多,故可以减少成本的开销。
     
    二是因地制宜。这是因为各地对不同原料,有着取得难易的现实条件。而为求降低成本,故多会依照当地可以取得最为方便的原料,作为主要的选择依据。因而才会有各地所生产的墨种,不尽相同的区域情况出现。所以,前人所选用的碳料,有因地制宜的特点。
     
    三是墨色考量。因为用桐油制墨,墨色最为黑亮(注104)。
     
    不过,也有其他的学者,并非如此的认同以油制墨,例如项元汴就认为松烟和油烟的墨色,各有不足之处,若要改善此问题,则用松脂烧烟,可兼得二者的优点(注105)。此外,谢崧岱虽然也对各种的油烟原料,多有尝试,但是最后还是持平的认为,皆各有所长,是不须要拘泥于古人的说法(注106)。
     
    或许,他们所陈述的观点,有些出入,但是对油烟原料的要求,主要还是以成品的墨色,为评断的重点。而这样的观点,却与晁氏在《墨经》中,对松烟原料的要求,有着极为不同的差别。因为就晁氏的观点来说,他是以获得的碳粒粗细为主要考量的依据,但是各家对油烟的要求,却不以此为要求的重点,正好显示各种油烟原料的差异,不在于取得碳粒的粗细度,而是在于所呈现的反色光及黑度之不同。
     
    与墨相比,虽然前人使用黑色颜料的时间较早,但是对黑色颜料的碳料要求,几乎不见述诸于任何文字之中,可见前人对黑色颜料的碳料选用,较不苛责。


本帖最后由 王门走卒 于 2013-12-9 18:00 编辑

(三)取碳方法
     
      
     
    原则上,墨与黑色颜料一样,都是必须透过取碳的步骤,才能变成制作所需的色料。
     
    若是依照前人于文献中所描述松烟的取得方法来说,在烧烟前,须先造窑(注107),且还必须将松材,稍作处理。首善为流去松脂(注108)及截成枝条状(注109)。而燃烧时,则必须留意松枝的数量,不可一次燃烧过多,仅能用三、两枝,否则会牵连所得碳粒的质量(注110)。而在连续燃烧七至十日后,等到窑内的温度降低,再用扇子,轻轻的刮烟。而如果是立窑法,则刮取的烟品,以最高处的最佳,而若是卧窑法,则离火最远的最佳。又扫下的烟煤,也必须放入细绢内加以「筛净」,再将筛净的烟煤,放妥备用。此外,偶尔也必须清除窑中的杂质,例如虫鼠的粪便等,以确保所得烟煤的洁净。
     
    前人烧制松烟的方法,就原理上来说,其实与锅底黑相近,可说是同出一辙。因为两者所选择的物质,如松枝、茅草或稻梗等,皆是属于固态性植物的枝叶,且都具有极易燃烧的特性。不过,只是烧茅草,所冒出的黑烟,是在锅底刮下,而松烟是在窑壁上。所以,虽然两者的取碳原理,是相同的,但明显可见前人舍弃较为简单的方法,而用更为复杂的设备,来制造松烟。而这样如此不同的差别待遇,当与两者的用途不同,有其极为密切的关系。
     
    植物性油烟墨的原料选择,虽然较松烟墨更为广泛,但是各种油料的取碳方法,可以说是大同小异。而以油取碳的步骤,首先,是必须先浸药处理(注111)。而后,在密室中,先将油盏放置在水盆中、再将烟碗悬空架在油盏的正上方,放妥后,再将灯草置于油盏中,并加以引燃,而升起的黑烟,则利用烟碗加以收集。至于,最后收集到的黑烟,也如同松烟一般,必须筛烟滤净。
     
    其实油烟的取得原理,简单的说,就是利用灯草心,引燃油料,再用碗器承接火焰前端上升的烟,于是将碗器薰黑的黑碳,就是我们所要采集的油烟(注112)。
     
    至于,黑色颜料的取碳步骤,也与墨类似,大多是直接燃烧或用灯草引燃。
     
    如果是固体物质的制作方法,则可分三种:
     
    一是用先将物质晒干后,再直接燃烧,研磨其残留的碳化物,或收集因空气对流而飘起的烟,如灯草黑和锅底黑属之,但这类物质必须具有极易燃烧的性质,否则将难以获得较多的碳粒。
     
    二是放入烧杯内隔火加温,迫使原料内所含水分蒸发,而研磨其残留下的碳化物质,如石榴黑和食用槟榔黑等。而这种方法,是可用于较难点燃的固态物质。
     
    三是直接使用,如石墨和乌贼黑等。
     
    至于液体物质,最常使用的方法,是将原料放入容器内,用灯草或棉线引燃,收集其飘起的烟,如桐油黑和烟煤黑等。而此制作方法,则是适用于油脂类物质中。
     
    以上所述的四种方法,就笔者实际的操作经验,以油脂物质的碳粒质量最好,可直接加胶使用。而固态物质,大多仍须用钵研磨,或制成固态墨后,才能控制碳粒的粗细。
     
    而液态墨厂商所用的矿物性油烟之制造方法,则是用「工业精制法」(注113)生产的。


本帖最后由 王门走卒 于 2013-12-9 18:01 编辑

(四)取碳要求
     
      
     
    前人对碳料(注114)的选择依据,是以最后收集到的碳粒质量,为首要条件。相同的,在取碳的要求上,也是同出一辙。
     
    就以燃烧松烟的设备来看,为何卧窑的设备会比立窑,更有保障。这是因为卧窑的窑身较长,可收集到更远更细的碳粒,也就能将取得的碳粒,作为更精准的等级分类。
     
    就处理松枝的方法来说,为何必须先将松脂流出,正是为了防范不必要的残渣出现(注115)。而削去签刺的目的,也是因为签刺容易成为灰烬,而导致收集到的黑烟,无法纯净(注116)。此外,燃烧时,也仅能用三、五枝(注117)加以燃烧。而其目的,也是为了防止烟品的滑落。
     
    油烟的取得方法上,虽然比起松烟来说,较为简化,不过前人还是一样的讲究,每个步骤的细节。例如对桐油原料的处理原则,方瑞生便提供了二点需要留意的重点。
     
    一是选择榨油的桐子,是必须先曝晒三天后,才能进行榨油的工作。否则容易因为霉菌的滋生,而影响油料的洁净,并连带损伤烟品的质量(注118)。
     
    二是要注意放置的地点。这是因为桐油惧寒怕湿,是必须以火盆保温,并放置于高处。如此,才能防止油料的变质(注119)。
     
    至于,其他的学者,也对于许多烧烟步骤的细节加以提醒,例如灯草的数量,是必须因季节的不同增减。而烧烟前,也必须先将油料和灯草,浸药处理(注120)。又引燃时,必须留意碗器与灯心的距离,不能过高,亦不能过低,同时也须注意引燃的状况、扫烟的时间和取烟的时节(注121)。而这些种种的要求和目的,都是为了获得质纯烟细的制墨良料。
     
      
     
    (五)烟品分级
     
      
     
    当然,前人除了对碳料作客观的筛选外,也对收集到的烟品(注122)加以分类。而他们认为的优劣,则往往与所得碳粒的粗细有关。就文献来看,前人对烟品的分类,可以归纳出两种原则:
     
    一是依引燃的状况。例如在油烟的取得上,因为油盏与烟碗的距离,是固定的。所以,火力的大小及升烟的速率等状况,也可预判所得烟品的好坏(注123)。
     
    二是依离火的远近。例如松烟的烟品,是可以按照附着位置的不同,分成三种等级(注124)。而这三种等级,前人是以「前烟」、「中烟」和「末烟」,或「身烟」、「项烟」和「顶烟」(注125)等名词加以界定。当然,对前人而言,「末烟」和「顶烟」是制作良墨的最佳材料,而「前烟」和「身烟」祇能作涂料用(注126)。
     
    原料的不同,虽然会造成取碳的方法和所需设备的不同,但是前人重视的,还是能否可以获得细小且均匀的碳粒质量,为首要的条件。而这种观念,也从古至今,并未有所更改。其实我们了解,取碳的方法,若是比照黑色颜料的制作过程,可称的上是相当简单而方便。因为只要将原料加以不完全燃烧,便可以获得,但是前人却用如此复杂的制作步骤,来获得所需的黑烟。而这样的选择,又与制墨的用途有关。


本帖最后由 王门走卒 于 2013-12-9 18:03 编辑

(六)碳粒特性
     
      
     
    为何制墨作黑的原料中,会以碳粒作为构成其色彩的基本元素。这是因为碳粒本身的化学性质,极为稳定,在常温下,除了氟以外,是不受任何元素及化合物的影响而褪色(注127)。所以,用碳粒构成的颜色,能够保存千年,依旧黝黑如初(注128)。
     
    虽然碳粒的色彩,极为稳定,但是我们制墨作黑所用的黑碳,是属于无定型碳的一种(注129)。所以,也会容易与其它元素,相互结合,造成彼此之间在质感、亮感和反射光的差异。
     
    1)质感
     
    因为碳粒或多或少都含有一些杂质,当组成物质不同时,就会产生了不尽相同的质感,例如「药用槟榔黑」与「食用槟榔黑」,在质感上,就差异极大。「药用槟榔黑」因含大量的油脂,使得取得的碳粒,坚硬而有光泽,但「食用槟榔黑」因不含油脂成分,而使得碳粒的质感,刚好与「药用槟榔黑」相反。此外,由于灯草,是属于草本植物。所以,获得的「灯草黑」,是呈现蓬松的质感。不过,碳粒质感的突显,也会受到碳粒粗细的影响,而有感受强度的差别。基本上,碳粒越粗,则质感的呈现,越是明显。因此,由于各种墨所选择的碳粒,都是极为细小的。所以,在质感的呈现上,较无差别。而黑色颜料对碳粒粗细的要求,并不苛求。因此,可以保留较多不同的碳粒质感。而前人用黑,便是利用此特性,将各种的黑色颜料,画在所需表现的物像之上。
     
    2)亮感
     
    当然碳料的组成物质之不同,也会影响亮感的呈现。虽然墨色的亮感与胶料也有密切的关系,但是就笔者自制黑色颜料的经验中,发现「桐油黑」和「药用槟榔黑」再未加胶之前,即是属于光亮的颗粒,而其余的,如「石榴黑」、「灯草黑」和「陈皮黑」等,就与松烟一样。所以,笔者认为碳粒的亮感之强弱,也应该与碳料所含油脂的多寡有关。
     
    3)反射光
     
    本来碳粒是会吸收所有的有色光。所以,我们会认为是黑色。可是实际上,我们发现墨与黑色颜料一样,虽然看起来,都是属于黑色的色调,但是依然会出现如紫光或蓝光等,其它的有色光。譬如将「药用槟榔黑」和「食用槟榔黑」画于纸上,则「药用槟榔黑」是深红色调,而「食用槟榔黑」是咖啡色调。此外,如果墨中渗有其它的有色物质,也会造成墨色的改变。
     
    严格来说,如果是纯粹的碳粒,且不含任何杂质,则它本身即是反射淡蓝光(注130),但还是会受到碳粒直径的大小、存在的形状和混杂的有色物质之不同,造成彼此所反射的有色光,仍然有所不同。
     
    就笔者的使用经验来说,是认为碳粒越粗,反射蓝光的机会,就越高。例如虽然自制的「桐油黑」,是所有自制的黑色颜料中,属于细碳最多的颜料,但是画在宣纸上,还是反射蓝光。正是因为笔者发现,自制的「桐油黑」,所含粗的碳粒,还是多于一般的油烟墨,当然就会容易造成反射蓝光的现象(注131)。
     
    相同的,就其它学者的研究报告来看,也都可以明显看出,松烟墨之单一碳粒的粗细,是远远的大于油烟墨(注132)。所以,也容易反射蓝光。
     
    此外,据笔者制黑的经验来说,如果取碳的原料,本身是属于有色的物质,则取得的碳粒中,多少会保留其原先的色彩。例如就「药用槟榔」来说,因为其本身含有大量的红色物质。所以,用「药用槟榔黑」制成的固态墨,所画出的墨色,就会偏向红色的色调。不过,碳粒越粗,或是有色的物质之色调越强,似乎也越容易反射出其既有的色彩。
     
      
     
    (七)碳粒粗细
     
      
     
    假设我们透过高倍显微镜观察,可以了解,墨里所含的碳粒,是藉由彼此紧密的程度,来让我们的肉眼,分辨出墨色的深浅变化,越黑则代表碳粒的密度越高,越淡则反之。而单一碳粒的黑度,也会因体积大小的差别,造成越粗则黑度越黑,越细则刚好相反的情况。
     
    可是若就纸面的效果来分析,因为同面积所能附着的碳粒有限,会造成粗的碳粒,彼此紧密的程度较差,空隙距离较远,而让我们在视觉上,会误以为比细的不黑。而上述最明显的例子,就好比石绿来说,虽然在未使用前的观察,是头绿比四绿的色调浅,但是我们会先涂上四绿后,才会再叠上头绿。正是因为四绿的颗粒较细,能涂抹均匀,不过还是须要用较粗的头绿,来强化色彩鲜明度。相同的情况,如果我们先用浓墨,将纸张的纤维填满,再将黑色颜料叠于上方,也就可以察觉到黑色颜料的黑度,绝对比墨来的更黑。
     
    就前人的文献资料来说,大多数的黑色颜料,是极少直接使用的,几乎都必须与墨搭配,才能突显其强烈的黑色效果(注133)。正是因为黑色颜料的碳粒,远比墨来的粗,也比较多的缘故。所以,总结来说,黑色颜料所能画出最黑的色调,会比固态墨或液态墨还黑,而松烟墨的黑度,也是一样高于油烟墨(注134)。
     
    当然,碳粒的粗细度,也会对我们使用毛笔的方法,产生影响。原则上,碳粒越细,越能减少笔尖与纸面的摩擦力,也就不会产生有如飞白的情况,而碳粒越粗,就越难完整的附着于纸面上。所以,这也就是为何我们在使用黑色颜料的方法上,大多是以接近平涂的方式加以完成的缘故。
     
    碳粒的粗细度,也会对画面的质感,产生影响。当我们将粗碳较多的黑色颜料,所完成的作品,与细碳较多的墨,所完成的作品,同时间放在一起观察,就会觉得用黑色颜料,所完成的作品,在画面的质感上,是远不如墨般的细致。
     
    同样的,碳粒越粗,也会无法附着于较为光滑的纸类上。这是因为粗的碳粒,无法深入纸张的纤维空隙中,也就不能被胶质所稳定的附着。因此,纸张的表面,越是粗糙,对颜料中所含色料的颗粒粗细度,容许的范围,就会越富有弹性(注135)。
     
    换言之,虽然说黑色颜料的色调黑度,是高于固态墨,可是中国水墨画,大多采用较为光滑的宣纸(注136),也就造成碳粒较粗的黑色颜料,是无法用于宣纸上。同样的,也就造成前人所制的固态墨,在黑度的表现上,是有先天的限制。


本帖最后由 王门走卒 于 2013-12-9 18:04 编辑

(八)色调变化
     
      
     
    清华翼轮在《画说》中,曾说:『曹素功所制的佳墨,是可以墨分五色,而肆中所购的新墨,只能调出一浓一淡的墨色来(注137)。』而这其中的症结,便是与墨中所含碳粒的粗细程度,或涵盖的范围及之间的占有比有关。
     
    其实,当墨中所含碳粒越细时,所能调出的淡墨,就可以越淡。而当墨中所含碳粒越粗时,所能画出的浓墨,就可以越黑。又当墨中所含碳粒的粗细范围越广时,所能表现的墨色变化,就越为丰富。而当墨中所含碳粒的粗细范围,越是集中时,所能表现的墨色变化,就越为有限。
     
    当墨中所含细的碳粒,占有率越高时,所能表现的淡墨层次,就会越多。而当墨中所含粗的碳粒,占有率越低时,所能表现的浓墨层次,也就会越少。所以,华翼轮在肆中所购得的新墨,应该是属于粗的碳粒较多,且碳粒粗细的程度,是差距极大的固态墨(注138)。
     
    故此,真正适合水墨画用墨,应该是必须要有许多不同粗细的碳粒,且范围越广,占有比越是平均,越为理想。因为所能表现的墨色层次与浓淡的差异,就越丰富自然,越利于创作者的使用(注139)。
     
    另外,就其他学者的研究报告来说(注140),也都有明确的证据显示,松烟墨所含碳粒的粗细范围较油烟墨为广。所以,就墨色的变化而言,反而是松烟墨较适合于绘画的使用,尤其在处理墨色的对比与浓墨的层次上,具有较多的优势。而油烟墨虽然是不如松烟墨来的理想,但是在中、淡墨的层次变化上,则是优于松烟墨。因此,笔者认为还是各有所长的。


如虎添翼

  胶料选择
     
      
     
    (一)胶质作用
     
      
     
    胶质(注141)用于绘画上,最重要的功能,是任何颜料的色料,都必须透过胶质的作用,来附着于欲依附的物质上,当然墨与黑色颜料也不例外。就例如百草霜与乌贼黑的黑色粉末,为何有着容易脱落或迹灭的问题产生(注142)。正是因为百草霜和乌贼黑,本身不含胶质,等到时间一久,当然会自然掉落。所以,要解决黑色颜料的掉色问题,就必须藉由胶质的协助,才能长久稳定的显色。
     
    此外,胶质还有四项重要的功能:
     
    一是因为碳粒的分子,比重小于水的关系。所以,必须藉由胶质的黏性,让碳粒之间,得以紧密的靠拢,也才能被水稀释。此外,也因为胶质的帮助,而能让我们调出浓淡不一的墨色出来,否则碳粒不会被水稀释或自行凝结,也就难有淡墨或浓墨的墨色差别。
     
    二是烟里的碳粒,是呈分散的状态,也必须利用胶质的黏性,使其凝结,方能作成固态墨的形状。又因为前人制墨的碳胶比例,多为二比一的关系,也就是说如用二两的碳,就须用一两的胶。所以,可见固态墨的定型,胶质的黏性,具有关键的因素。
     
    三是胶质具有润滑的作用,能够降低碳粒、笔毛和纸张三者之间的摩擦力。这是因为胶质是具有黏性的半透明物质,且遇水时,会产生滑润的作用。
     
    四是能使墨色在绢纸上,显现鲜艳的光泽感与透明感(注143)。所以,胶质的作用,不仅与制作的层面有关,也与使用的方法,脣齿相依,互为表里。
     
      
     
    (二)胶料种类
     
      
     
    用于制墨作黑的胶料(注144)种类,主要可分植物胶(注145)、动物胶(注146)和合成胶(注147)等三种,但是最常被历代墨工所选用的胶料,即是动物胶,且又以动物胶中的鹿胶(注148)、牛胶(注149)和鱼胶(注150)等三种,最常被采用。而黑色颜料在胶料的选择上,也与墨类似(注151)。
     
    不过,前人所选用的三种动物胶中,对于牛胶的原料要求,较常提及,而对于鹿胶与鱼胶的要求,则少有相关的说明。
     
    例如宋代的岱郡,是生产鹿角胶闻名,而山东的阿县,则是生产驴皮胶(即是阿胶)的重镇,可见这两种胶料,有生产地点的限制。而当墨工要使用这两种胶料时,只能托人至产地购买。而制造牛胶的牛皮,并无类似的限制。所以,这也是前人大多对牛胶的原料要求,有提供较多个人见解的因素之一。
     
    古代的墨工,也往往会因所处在的地理位置之不同,而选择不同地区生产的碳料和胶料来制墨,很可能是取自甲地的碳料或乙地的胶料,而仅做最后和胶成型的工作。在中国制墨史上,以这种方法制墨著名的,便是清代的歙县。但相对的,以这种方式生产的墨品,自然成本较高,价格也就较为昂贵。所以,今日的墨工,多取矿物性油烟制墨的原因,也是因为市场的消费人口,不足以支撑墨工自行生产碳料时,就只能选择价格较为低廉的矿物性油烟,来进行生产。同样的,如果墨工的资金,无法聘僱其它员工的话,也就会以个人之力或以机器代劳,来俭省制墨的开销。
     
    就前人对制作牛胶的原料要求来说,晁氏是认为制墨用的胶料,以鹿胶最好(注152),但是如果不能得,而求其次者,则用牛胶,但无论是水牛或沙牛的皮料(注153),则以新解的最好。又为何新解的最好,这与它的胶性最强有关。因为就谢崧岱的说法,是认为好的胶料,必须黏性强,但又不至于滞笔,才能称得上是制墨的佳料(注154)。所以,正是因为制胶用的动物原料,会因物种(注155)或来源的不同,导致所得胶质的黏性,在胶力的强弱上,也会有着连带的影响(注156)。



(三)制胶步骤
     
      
     
    由于制作动物胶的过程,大多是以煎煮的方法,让胶料中的胶原,能透过热能的作用,溶解出来。所以,这样的过程,又被称为「镕胶」。当然,在文献中,前人对于鹿胶、牛胶和鱼胶(注157)的制作方法,多有极为详细的陈述,而现代制作动物胶的过程,则是可以细分为取料、水洗、石灰浸、去除非胶蛋白质、酸洗、水煮和过滤等步骤。
     
    从以上的描述,我们不难了解制作动物胶的过程,是极为繁琐的,也须要较长的时间,才能取得。不过前人制墨所用的胶料种类,仍然以动物胶为主。而这样的选择,是有其考量的,主要是因为动物胶的胶性较适合作墨,且胶物的稳定性又比植物胶来的持久(注158)。也因此,前人放弃取得便利的植物胶而选用制作成本较高的动物胶。
     
      
     
    (四)用胶原则
     
      
     
    对于制胶的流程,前人大多强调慢火的煎煮和持续的搅拌,且对熬成的胶质色泽,是要求必须清澈(注159)。而根据谢崧岱的分级原则(注160),是将熬成后的胶质,分成三级,上等是「清者」,中等是「略浑者」,而下等是「黑而滞者」。为何他会说「清者」最佳,就是因为使用「清者」制成的墨品之墨色,最不易被胶色所掩盖。所以,才能保持墨的本色。
     
    同样的,对于用胶的重视,在前人的制墨工法中,绝对可与对碳粒质量的要求,相提并论的。
     
    例如晁氏就认为:『墨的所有原料中,胶是最重要的。因为虽有上等的烟煤,如果用胶不得法,则一样制不成好墨,但如果是次等煤烟,用胶得法,则还是能制成佳墨,就好比潘谷的煤,众人多有,但为何还是比不上潘谷所做的好,便是因为潘谷深知煎胶的方法(注161)。』而沈继孙也曾说过:『胶为何要好,是因为胶好,可以少用,少用则代表用量,就可以减少,当胶量少,就能增黑。所以,好墨必选上等胶料来制作(注162)。』可见前人对用胶的重视程度,也难怪麻三衡会将墨里的胶质,比喻如人的血脉般之重要(注163)。
     
    前人制墨用胶,有一项特点,就是会将两种以上的胶类加以混合,而非单一使用(注164)。这是因为如果只用一种胶料,往往会出现如沈继孙所说的「便缠笔难写」之问题。所以,虽然胶性越强的胶料,能让所需的胶量减少,但过强,又会让笔尖无法运行顺畅。也因此,单一的胶料,难以尽善,而驱使前人混和两种以上的胶料,以求胶性的平衡。
     
    我们若是参考日本开明墨厂的型录中,所提到的液态墨之制胶方法,应该还是与古法大致相同的。至于,笔者制黑的胶料,因目前已有制好的,可供使用。所以,并未自行制作。但如同清王概所说的:『胶不可以多,因为多则光亮,而让钩画的墨色,变得不明显。』因此,是不宜加多的。
     
    因为胶所能固定的碳粒,是有限制的,并非全部都能被胶稳定的附着于纸面上。因此,在自制黑色颜料时,最好使用黏性较强的胶料,方能保持色彩的稳定。



(五)胶质黏性
     
      
     
    胶料的选择种类,对于我们使用材质的影响,主要在于胶性(注165)的强弱。因为首先会牵涉到碳粒附着的时间。而植物胶的黏性,不如动物胶来的长久,是容易受到外在因素,而丧失黏性。同样的,也如先前所提及的,好的胶料,除了能让墨色长久的显色外,也能减少墨中的含胶比例,而不至于掩盖墨色的光彩。
     
    胶性的强弱,也会对墨质的硬软,造成影响。当胶性越强,则可以让墨里的碳粒,紧密的程度,变得更好,也就能让磨出的墨液中,所含碳粒的粗细度,较易均匀细致。
     
    当然,胶料的不同,也攸关于我们的用墨方法。就笔者试用各种液态墨的经验中发现,如果所含粗碳较多的时候,则往往其所选用的胶料,是属于黏性较强的胶类,而且是必须适当的调水后,才能使用。
     
    在笔者使用「锅底黑」的心得中发现,此黑在纸面干掉后,用手轻抹,仍会稍许掉落,而必须再次用胶矾水加以固定,否则会有褪色的疑虑。而会有此情况的发生,也应该与笔者采用的胶类,为日本京都吉祥画用胶液(为500cc塑胶瓶装)有关。因为此胶,若与东京妻屋胶研究所监制的玻璃瓶装鹿胶相比,则黏性较弱,并非适合作为黏剂来使用。所以,后来笔者在制作其它的黑色颜料时,就大多采用后者的鹿胶。也因此,无论是固态墨还是液态墨,只要所含碳粒,粗的较多时,大多会选择黏性较强的胶质来作为附着剂。
     
    不过,也由于液态墨所选用的胶料,会因为制造者,企图要突显墨品之间的不同特性,而选择不同的胶料加以制作。但是这样的制作观念,也会造成使用者的困扰,因为当我们熟悉一种墨品后,如果再使用其它的墨品时,都会感到难以上手,反而须要花费相当多的时间,才能适应(注166)。
     
    相同的,胶性的强弱,亦会对色调的层次,造成影响。当胶质的黏性够强的时候,则能让第一次下笔的墨色,牢固的附着在纸面上,而不易被再次下笔之笔中的水分,溶解开来,也就不会使得原本上下层关系的碳粒,又因为胶质的溶解,而自然的混合,并失去应有的重叠效果。
     
    因为液态墨中,有加入干燥防止剂的成分,也会让所含的胶质,有容易再次被水溶解的特性。当然,也会造成前后相叠的墨色层次,不如固态墨来的厚实。
     
    又如果我们的用法,是将两种液态墨相互混合的话,尤其是将不同厂商所制的墨品加以混合的话,则就必须留意两者所含胶质的种类,是否相近,否则也会有凝结成块状的问题产生(注167)。
     
      
     
      药物选择
     
      
     
    在作黑的原料中,除了碳与胶外,较墨不同的,是黑色颜料少掉药材的添加。
     
    前人在使用黑色颜料的方法,主要与碳粒有关,而与胶质和添加物较无关联。这是因为黑色颜料,只有在使用前,才会将动物胶与碳粒混合。而墨因为是一种商品,须要某些药物的帮助,才能延长使用的寿命,并且控制产品的质量。此外,若是我们须要延长黑色颜料的使用时间,则可以用冰片(即龙脑),来防止胶质腐败。
     
    而前人制墨的过程中,添加药材的纪录,早在后魏贾思勰的《齐民要术》〈合墨法〉篇中,就已经可以见到相关的记载。所以,前人制墨的用药历史,其实是相当久远的。
     



(一)药物种类
     
      
     
    传统固态墨中,所用的药物种类,可谓是品项繁多。如果归纳起来,常见的有麝香、甘松、陵零香、白檀、丁香、龙脑、蔷薇露、地榆、虎杖、卷柏、五倍子、丹参、黄莲、茜根、黄芦、黑豆、胡桃、乌头、牡丹皮、熊胆、猪胆、鲤鱼胆、蛇胆、苏木、海桐皮、香仁、紫草、檀香、栀子、白芷、木鳖子仁、藤黄、生漆、牛角胎、青黛、螺青、梣皮汁、灵草、蛋白、皂角、胆矾、绿矾、石榴皮、巴豆、黄蘗、朱砂、金屑、玉屑、真珠、犀角和马鞭草等近四十种的药材,而或多或少,都有曾经被使用过的纪录。
     
    虽然,不见得每一种药材,皆可在《本草纲目》一书中找到,但是它们仍然几乎都是中国古代人们治病时,可用的药物。例如在这些药材中,使用频率最高的,首推「麝香」,且最常被后代所沿用。其实它就是一种珍贵的药材,古称「麝脐香」。而在制墨的用途上,是用以掩盖墨中,难闻的烟胶味。而在医疗的用途上,据《本草纲目》的记载,则是类似于现代的香精治疗法(注168)。
     
    当然,我们也可依照前人用药的取得来源,将这些药材分成植物、动物和矿物等三大类,而使用频率最高的,当属植物类。
     
    就《墨谱》下卷和《内务府墨作则例》〈作墨定例〉(附表67)的记载来看,药材的使用种类,也会依照墨种的不同,而有不同的选择。
     
    若以《墨谱》的记载来说,药物的添加时机,大多是在和胶的过程中加入,并熬成药汁,以利添加。而就《内务府墨作则例》的记载来说,药物的添加时机,则是包括染灯心、煤桐油、煤猪油、煠油、炖胶和合墨等过程,但以合墨的时候最多。所以,前人用药,越到明清时期,种类越多,而用药的时机,则以和胶的过程为主。此外,就墨种而言,则以油烟墨较松烟墨为多。
     
    (附表6)清《内务府墨作则例》〈作墨定例〉
     
      
     独草墨
     三草墨
     三草墨(搨墨刻)
      
    燻烟子用
     桐油(400斤)
     
    猪油(200斤)
     桐油(400斤)
     
    猪油(200斤)
     桐油(400斤)
     
    猪油(200斤)
      
    引燃用
     灯草(2斤)
     灯草(2斤)
     灯草(4斤)
      
    染灯心用
     苏木(3斤)
      
      
      
    煤桐油用
     生漆(2斤)
      
      
      
    煤猪油用
     紫草(2斤)
      
      
      
    煠油用
      
     紫草(3斤)
     
    生漆(2斤)
      
      
    胶料用
     广胶(10斤)
     广胶(20斤)
     广胶(20斤)
      
    炖胶用
     白檀香(12两)
     
    排草(8两)
     
    零陵香(8两)
     白檀香(12两)
     
    排草(4两)
     
    零陵香(4两)
     白檀香(12两)
      
    滤胶用
     棉子(1两)
      
      
      
    过胶用
     白粗布(一丈)
     白粗布(5尺)
     白粗布(5尺)
      
    熬水炖胶蒸墨共享
     煤(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王门走卒 2013-12-9 17:33
本帖最后由 王门走卒 于 2013-12-9 17:51 编辑

  碳料选择
     
      
     
    其实所谓的「松烟墨」,如果就字面解释,「松」是代表物质的种类,而「烟」是指物质存在的状态,而「松烟」二字,即意指松材在燃烧时,因热能的分解作用,产生极为细小的碳粒,且受到热空气的牵引,向上飘浮,只是因为肉眼看起来像烟,故称之为「松烟」。所以「松烟墨」是用松材为原料,经由燃烧,收集似烟的碳粒,当作这种墨的主要成分。
     
    虽然前人制墨与黑的碳料,种类很多,但是制墨用的植物性烟,几乎是以松烟为主,而其余的,如石榴皮、灯草或槟榔等,则多被制成黑色颜料。
     
    不过我们须有所留意的,是前人以松取烟,其实可分为「松材」和「松脂」两种。此外,前人所谓的「松枝」,是指将巨大松心截成枝条状的木材,而非指松树的树枝。
     
    又「油烟墨」的字义,如果就狭义的解释,是特指用桐油烟所制成的墨种;而广义的解释,则是只要用油脂类所制的墨品,皆可被简称为「油烟墨」(注91)。
王门走卒 2013-12-9 17:33
本帖最后由 王门走卒 于 2013-12-9 17:54 编辑

(一)碳料种类
     
      
     
    尽管,历代的水墨画家,大多是以墨作画,但是仍有为数不少的黑色颜料,曾经被画家们选用过。而就其选择的原料种类来说,大致有「燃煤黑」、「生漆黑」、「锅底黑」、「烟煤黑」、「乌贼黑」、「灯草黑」、「石榴黑」、「槟榔黑」、「五倍子黑」和「墨菊黑」等十种。而它们之中,又以锅底黑的使用,最为普遍。
     
    (附表1)各种黑色颜料的介绍
     
    名称
     说明
      
    燃煤黑
     即是前人书中经常提到的「石墨」。在《墨经》中,就曾说:『古用松烟、石墨二种,石墨自魏晋以后无闻,松烟之至尚矣。』可知在魏晋以前,前人便已用「石墨」。而它在以往是被误认为土类,实际上,它就是固态的煤,在先秦时叫「石涅」,汉魏称「石墨」,晋至隋唐则称「石炭」,宋元以后才叫「煤」(《文房四宝笔墨纸砚》,页66。)。
      
    生漆黑
     「生漆黑」也是一种早为前人所使用的黑色颜料。在元陶宗仪的《辍耕录》中,就说:『上古无墨,竹挺点漆而书。』可见在人造墨尚未发明前,先民已用刀削竹,作成竹笔,沾漆写字。此外,生漆黑亦可用于绘事中,在《图绘宝鉴》中,便提到:『徽宗尤注意花鸟点睛,多用黑漆,隐燃豆许,高出缣素,凡欲活动(《中国绘画材料史》,页115。)。』可知宋徽宗多用黑漆来补点鸟类的眼睛,而能栩栩如生。

锅底黑
     在所有的黑色颜料中,「锅底黑」应该是属于使用时间最长,亦最常被使用的黑色颜料之一。其最早的记载,是出现于宋郭熙的《林泉高致集》一书中,他说:『运墨有时用淡墨,有时用浓墨,有时用焦墨,有时用宿墨,有时用退墨,有时用厨中埃墨(安于澜,《画论丛刊上》,页27,台北华正书局,198410月。)。』其所谓的「厨中埃墨」,就是指锅底黑。而这种「厨中埃墨」,又被前人称为「百草霜」。在明李时珍《本草纲目》中,曾言:『百草霜,此乃灶额及烟炉中墨烟也,其质轻细,故谓之霜(《本草纲目》,卷7,页14,全页262。)。』又清王概在《芥子园画传二集》中,说:『百草霜,名竈突烟,一名竈额墨,乃竈额及烟炉中墨烟也。其质轻细,故谓之霜。』其实锅底黑,就是早年民间煮水时,大多用晒干后的草本或木本植物,将其燃烧,借其产生的热能,来煮水烧饭,但因植物燃烧时,会有黑烟飘起,且黏在锅底下,又质轻如霜。所以,便称「百草霜」。此外,此黑也可制成墨品,而用「天灶墨」、「天突墨」、「灶突墨」、「灶额墨」或「釜脐墨」等墨名加以称呼。

烟煤黑
     依明项元汴在《墨录》所说的:『南中扬生,制墨不用松烟,止以灯煤为之,名玉泉墨。又金章宗宫中,以张遇麝香小御团,为画眉墨,余谓玉泉之名,与灯煤无干,只以东坡佛幌轻烟为名,岂不奇绝。』又清郑绩在《梦幻居画学简明》〈论鳞虫〉中,言:『画蝶之法,有用淡墨,勾出四翅,着色分染,以干透后,用油烟干笔擦描,斑文松浮如粉(《画论丛刊下》,页598。)。』而两人所说的灯煤和油烟,应该都是指收集点灯用的油脂,燃烧后飘起的黑烟。

乌贼黑
     除了以上几种黑色颜料外,前人亦利用乌贼腹中的黑液,当墨使用。在宋苏易简的《文房四谱》〈墨谱〉中,曾说:『陶隐居云:「乌贼鱼腹中有墨。」今作好墨用之。海人云:「乌贼鱼,即秦王算袋鱼也。」昔秦王东游,弃算袋于海,化为此鱼,形一如算袋,两带极长,墨犹在腹,人捕之,必喷墨昏人目也,其墨人用写卷,岁久其字磨灭,如空纸焉,无行者多用之。』又明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说:『别录曰:「乌贼鱼腹中血及胆黑如墨,可以书字,但逾年则迹灭,惟存空纸尔。」世言乌贼怀墨而知礼,故俗称是海若白事小吏也(《本草纲目》,卷44,页25,全页1384。)。』虽然「乌贼黑」曾经被当墨书字,但因为其黑,容易迹灭,故也鲜少为人们所使用。
      灯草黑
     灯草正名为灯心草,又名蔺,其茎可织席,又茎心可供引油点灯。在王定理的《中国画颜色的运用与制作》一书中,便提到:『灯草,为一种药用植物,又称通草。原料中空质极轻,形似棉软的粉条。经烧制成暗黑色无光具有黑绒的质感。早年画家用以描绘人物发、须、眉及蝴蝶的斑纹更富有真实感(《中国画颜料的运用与制作》,页146。)。』

石榴黑
     「石榴黑」的使用,亦在王定理的书中提到,他说:『石榴黑,即石榴皮黑。秋季收取,去籽晒干加工烧制,其色漆黑。石榴皮干后易燃,尤如早年打取火所用之火绒,着火即燃而没有大的火焰,易于烧制。其色黑亮无比,胜黑烟子多矣(《中国画颜料的运用与制作》,页146。)。』
      
    槟榔黑
     至于「槟榔黑」,在傅申所着的《张大千的世界》一书中提及,他说:『发黑如丝绒,是以突显人物神采专用于仕女眼睛和头发的槟榔墨所染。』(《张大千的世界》,页146。)又在另件作品中,说:『此画在色彩上,马身的乌黑,是用一种不发光的槟榔墨多次晕染而成,有一种浓厚的感觉(《张大千的世界》,页148。)。』
      
    五倍子黑
     蒋玄佁在《中国绘画材料史》中,曾说:『按五倍子自蓝肤木取出,其色深黑(《见中国颜色考》)(《中国绘画材料史》,页116。)。』而它亦可入墨。
      
    墨菊黑
     孙敦秀在《文房四宝手册》中,也说:『宋书《澄怀录》记述:「墨菊,其色如墨、古用其汁书写(《文房四宝手册》,页76。)。」』
王门走卒 2013-12-9 17:33
本帖最后由 王门走卒 于 2013-12-9 17:56 编辑

同样的,用于制墨的碳料种类,也是相当多元(注92)。就类别来论,可分成植物性、动物性和矿物性三大类。而这三大类中,在古代又以植物性最受青睐,且亦可细分为植物性烟和植物性油烟两类。而笔者所谓的植物性烟,是指用固体状态的植物之枝干或果皮等物质,来作为黑碳的取得来源。而最经常被采用的,即是松材。
     
    植物性油烟,则种类较广,例如桐油(注93)、麻子油和菜种油等,都是可以当成制作油烟墨的碳料。而动物性原料的使用情况,则是以猪油,最为普遍,且从明朝开始采行,直到今日,仍有墨厂持续的使用中(注94)。而属于矿物性原料的,主要为石墨和石油(注95)两种。在人造墨尚未出现前,古人即用石墨,来充当书写的材质。而以石油制墨,其实早在宋代的沈括,就已经试作过,并将它命名为「延川石液」,也认为未来会成为制墨原料的主流(注96),但是事实上,却必须等到清末民初,才真正的被广泛的运用。
王门走卒 2013-12-9 17:34
本帖最后由 王门走卒 于 2013-12-9 17:58 编辑

(附表2)各朝制墨原料的种类
     
    朝代
     引用资料
     种类
      
    宋代
     李孝美《墨谱》
     松烟、桐油、清油、麻子油和沥青(枥同栎)等。
      
    晁氏《墨经》
     松烟和石墨。
      
    何薳《墨记》
     松煤、脂漆滓、桐油和桦烟等。
      
    苏易简《文房四谱》〈墨谱〉
     松烟、栝木烟、大麻子、乌贼墨和石墨等。
      
    沈括《梦溪笔谈》
     延川石液。
      
    元代
     陶宗仪《辍耕录》
     生漆、漆烟、松烟、油烟和延安石液等。
      
    明代
     沈继孙《墨法集要》
     松烟、桐油、麻子油、皂青油、菜子油和豆油等。
      
    项元汴《墨录》
     苏合油、松烟和桐油烟等。
      
    宋应星《天工开物》
     桐油、清油、松烟和猪油烟等。
      
    汪道贯《墨书》
     桐液和豨膏。
      
    清代
     谢崧岱《南学制墨札记》
     松香、桐油、灯油(苏子油)、麻油和猪油等。
      
    谢崧岱《论墨绝句诗》
     松煤、松香、桐油、镫油、芝麻、菜子、猪脂和煤油(洋油)等。
      
    《内务府墨作则例》
     桐油和猪油。
      
     
    目前也由于动植物性油烟的取得,较为不易,且成本过高。所以,大部分的制墨厂商,是转用矿物性油烟中的石油,来当作制墨的碳粒原料(注97)。
     
      
     
    (二)碳料要求
     
      
     
    从以上的介绍,我们明白前人制墨的碳料(注98),主要是以松烟和油烟两种为主。当然,前人对这两种碳料的选择,也有着长期经验所累积的评断依据。至于,前人的评断标准,应该还是脱离不开碳料与烟品之间的因果关系。
     
    就现有的文献中,对松烟原料的选择解析,当以晁氏《墨经》中的〈松〉篇记载,最为详实。而在此篇中,他首先依照朝代的先后顺序,将各朝产松的地点及山名(注99),逐一的条列(附表3)。
     
    (附表3)各朝产松的地点表
     
    朝代
     地名
     山名
      
    汉代
     扶风、隃糜
     终南山
      
    晋代
     九江
     庐山
      
    唐代
     易州
      
      
    潞州
      
      
    后唐
     宣州
     黄山
      
    歙州
     黟山、罗山
      
    宋代
     兖州
     泰山、徂来山、岛山、峄山
      
    沂州
     龟山、蒙山
      
    密州
     九仙山
      
    登州
     牢山
      
    镇府、五台、刑州、潞州
     太行山
      
    辽州
     辽阳山
      
    汝州
     竈君山
      
    随州
     桐柏山
      
    卫州
     共山
      
    衢州
     柯山
      
    池州
     九华山
      
    宣州
     黄山
      
    歙州
     黟山、罗山
      
     
    而后,他再将宋代各地产松的地点,区分为东山、西山和其它等三个地区(注100),也将西山和其它地区的产松地点,略依山名,分成五种优劣的等级(附表4)。当然,对于这样的评比依据,晁氏也作了进一步的阐述。例如他是认为,由于东山地区的松树,遭到过度的砍乏,导致所剩存的松树,生长时间只有十余年,而影响所得的烟品过重,是难以成为制作松烟墨的良料(注101)。
     
    (附表4)各地产松的优劣表
     
    归类
     地名
     山名
     等级
      
    东山地区
     兖州
     泰山、徂来山、岛山、峄山
      
      
    沂州
     龟山、蒙山
      
      
    密州
     九仙山
      
      
    登州
     牢山
      
      
    西山地区
     镇府、五台、刑州、潞州
     太行山
     上上
      
    其它地区
     辽州
     辽阳山
     甲乙
      
    汝州
     竈君山
     甲乙
      
    随州
     桐柏山
     甲乙
      
    卫州
     共山
     品下
      
    衢州
     柯山
     品下
      
    池州
     九华山
     品中
      
    宣州
     黄山
     上上
      
    歙州
     黟山、罗山
     上上
      
     
    此外,在文中,他也提到如何透过松树的生长概况及所流出的松脂,也能预判与取得烟品的好坏之方法(附表5)(注102)。
王门走卒 2013-12-9 17:34
本帖最后由 王门走卒 于 2013-12-9 17:59 编辑

(附表5)松性与等级的关系表
     
    松名
     评断标准
     等级
      
    透脂松
     松根生茯苓、穿山石而出者
     上上
      
    脂松
     根干肥大、脂出若珠者
     上中
      
    揭明松
     可揭而起,视之而明者
     上下
      
    紫松
     明不足而紫者
     中上
      
    籖松
     矿而挺直者
     中中
      
    黄明松
     明不足而黄者
     中下
      
    糖松
     无膏油而漫若糖苴然者
     下上
      
    杏松
     无膏油者而类杏者
     下中
      
    脂片松
     其出沥青之余者
     下下
王门走卒 2013-12-9 17:34
本帖最后由 王门走卒 于 2013-12-9 18:00 编辑

前人以油取烟,虽然在宋代已经出现,但是真正广为盛行,当于明清之际,且以桐油最受推崇。而以此油取烟,有何优点,沈继孙是认为「桐油得烟最多」,又可「为墨色黑而光,久则日黑一日。」而汪道贯的看法,也是认为猪油不如桐油。这是因为猪油烟会「滞笔锋」,且「有光而色白」(注103)。也因此,不如桐油。又谢崧岱在《南学制墨札记》一书中,也是认为桐油最好,其次才是松脂,又其次为猪油、灯油和麻油。而他的理由,也与沈继孙相似,是认为桐油具有「薰烟制墨得烟多」,且又「色黑有紫光,日久不渝」的优点。
     
    从沈继孙的说明中,也可以提供我们三项信息,来了解当时的墨工,对油烟原料的选择看法。
     
    一是成本考量。因为桐油得烟最多,故可以减少成本的开销。
     
    二是因地制宜。这是因为各地对不同原料,有着取得难易的现实条件。而为求降低成本,故多会依照当地可以取得最为方便的原料,作为主要的选择依据。因而才会有各地所生产的墨种,不尽相同的区域情况出现。所以,前人所选用的碳料,有因地制宜的特点。
     
    三是墨色考量。因为用桐油制墨,墨色最为黑亮(注104)。
     
    不过,也有其他的学者,并非如此的认同以油制墨,例如项元汴就认为松烟和油烟的墨色,各有不足之处,若要改善此问题,则用松脂烧烟,可兼得二者的优点(注105)。此外,谢崧岱虽然也对各种的油烟原料,多有尝试,但是最后还是持平的认为,皆各有所长,是不须要拘泥于古人的说法(注106)。
     
    或许,他们所陈述的观点,有些出入,但是对油烟原料的要求,主要还是以成品的墨色,为评断的重点。而这样的观点,却与晁氏在《墨经》中,对松烟原料的要求,有着极为不同的差别。因为就晁氏的观点来说,他是以获得的碳粒粗细为主要考量的依据,但是各家对油烟的要求,却不以此为要求的重点,正好显示各种油烟原料的差异,不在于取得碳粒的粗细度,而是在于所呈现的反色光及黑度之不同。
     
    与墨相比,虽然前人使用黑色颜料的时间较早,但是对黑色颜料的碳料要求,几乎不见述诸于任何文字之中,可见前人对黑色颜料的碳料选用,较不苛责。
王门走卒 2013-12-9 17:34
本帖最后由 王门走卒 于 2013-12-9 18:00 编辑

(三)取碳方法
     
      
     
    原则上,墨与黑色颜料一样,都是必须透过取碳的步骤,才能变成制作所需的色料。
     
    若是依照前人于文献中所描述松烟的取得方法来说,在烧烟前,须先造窑(注107),且还必须将松材,稍作处理。首善为流去松脂(注108)及截成枝条状(注109)。而燃烧时,则必须留意松枝的数量,不可一次燃烧过多,仅能用三、两枝,否则会牵连所得碳粒的质量(注110)。而在连续燃烧七至十日后,等到窑内的温度降低,再用扇子,轻轻的刮烟。而如果是立窑法,则刮取的烟品,以最高处的最佳,而若是卧窑法,则离火最远的最佳。又扫下的烟煤,也必须放入细绢内加以「筛净」,再将筛净的烟煤,放妥备用。此外,偶尔也必须清除窑中的杂质,例如虫鼠的粪便等,以确保所得烟煤的洁净。
     
    前人烧制松烟的方法,就原理上来说,其实与锅底黑相近,可说是同出一辙。因为两者所选择的物质,如松枝、茅草或稻梗等,皆是属于固态性植物的枝叶,且都具有极易燃烧的特性。不过,只是烧茅草,所冒出的黑烟,是在锅底刮下,而松烟是在窑壁上。所以,虽然两者的取碳原理,是相同的,但明显可见前人舍弃较为简单的方法,而用更为复杂的设备,来制造松烟。而这样如此不同的差别待遇,当与两者的用途不同,有其极为密切的关系。
     
    植物性油烟墨的原料选择,虽然较松烟墨更为广泛,但是各种油料的取碳方法,可以说是大同小异。而以油取碳的步骤,首先,是必须先浸药处理(注111)。而后,在密室中,先将油盏放置在水盆中、再将烟碗悬空架在油盏的正上方,放妥后,再将灯草置于油盏中,并加以引燃,而升起的黑烟,则利用烟碗加以收集。至于,最后收集到的黑烟,也如同松烟一般,必须筛烟滤净。
     
    其实油烟的取得原理,简单的说,就是利用灯草心,引燃油料,再用碗器承接火焰前端上升的烟,于是将碗器薰黑的黑碳,就是我们所要采集的油烟(注112)。
     
    至于,黑色颜料的取碳步骤,也与墨类似,大多是直接燃烧或用灯草引燃。
     
    如果是固体物质的制作方法,则可分三种:
     
    一是用先将物质晒干后,再直接燃烧,研磨其残留的碳化物,或收集因空气对流而飘起的烟,如灯草黑和锅底黑属之,但这类物质必须具有极易燃烧的性质,否则将难以获得较多的碳粒。
     
    二是放入烧杯内隔火加温,迫使原料内所含水分蒸发,而研磨其残留下的碳化物质,如石榴黑和食用槟榔黑等。而这种方法,是可用于较难点燃的固态物质。
     
    三是直接使用,如石墨和乌贼黑等。
     
    至于液体物质,最常使用的方法,是将原料放入容器内,用灯草或棉线引燃,收集其飘起的烟,如桐油黑和烟煤黑等。而此制作方法,则是适用于油脂类物质中。
     
    以上所述的四种方法,就笔者实际的操作经验,以油脂物质的碳粒质量最好,可直接加胶使用。而固态物质,大多仍须用钵研磨,或制成固态墨后,才能控制碳粒的粗细。
     
    而液态墨厂商所用的矿物性油烟之制造方法,则是用「工业精制法」(注113)生产的。
王门走卒 2013-12-9 17:34
本帖最后由 王门走卒 于 2013-12-9 18:01 编辑

(四)取碳要求
     
      
     
    前人对碳料(注114)的选择依据,是以最后收集到的碳粒质量,为首要条件。相同的,在取碳的要求上,也是同出一辙。
     
    就以燃烧松烟的设备来看,为何卧窑的设备会比立窑,更有保障。这是因为卧窑的窑身较长,可收集到更远更细的碳粒,也就能将取得的碳粒,作为更精准的等级分类。
     
    就处理松枝的方法来说,为何必须先将松脂流出,正是为了防范不必要的残渣出现(注115)。而削去签刺的目的,也是因为签刺容易成为灰烬,而导致收集到的黑烟,无法纯净(注116)。此外,燃烧时,也仅能用三、五枝(注117)加以燃烧。而其目的,也是为了防止烟品的滑落。
     
    油烟的取得方法上,虽然比起松烟来说,较为简化,不过前人还是一样的讲究,每个步骤的细节。例如对桐油原料的处理原则,方瑞生便提供了二点需要留意的重点。
     
    一是选择榨油的桐子,是必须先曝晒三天后,才能进行榨油的工作。否则容易因为霉菌的滋生,而影响油料的洁净,并连带损伤烟品的质量(注118)。
     
    二是要注意放置的地点。这是因为桐油惧寒怕湿,是必须以火盆保温,并放置于高处。如此,才能防止油料的变质(注119)。
     
    至于,其他的学者,也对于许多烧烟步骤的细节加以提醒,例如灯草的数量,是必须因季节的不同增减。而烧烟前,也必须先将油料和灯草,浸药处理(注120)。又引燃时,必须留意碗器与灯心的距离,不能过高,亦不能过低,同时也须注意引燃的状况、扫烟的时间和取烟的时节(注121)。而这些种种的要求和目的,都是为了获得质纯烟细的制墨良料。
     
      
     
    (五)烟品分级
     
      
     
    当然,前人除了对碳料作客观的筛选外,也对收集到的烟品(注122)加以分类。而他们认为的优劣,则往往与所得碳粒的粗细有关。就文献来看,前人对烟品的分类,可以归纳出两种原则:
     
    一是依引燃的状况。例如在油烟的取得上,因为油盏与烟碗的距离,是固定的。所以,火力的大小及升烟的速率等状况,也可预判所得烟品的好坏(注123)。
     
    二是依离火的远近。例如松烟的烟品,是可以按照附着位置的不同,分成三种等级(注124)。而这三种等级,前人是以「前烟」、「中烟」和「末烟」,或「身烟」、「项烟」和「顶烟」(注125)等名词加以界定。当然,对前人而言,「末烟」和「顶烟」是制作良墨的最佳材料,而「前烟」和「身烟」祇能作涂料用(注126)。
     
    原料的不同,虽然会造成取碳的方法和所需设备的不同,但是前人重视的,还是能否可以获得细小且均匀的碳粒质量,为首要的条件。而这种观念,也从古至今,并未有所更改。其实我们了解,取碳的方法,若是比照黑色颜料的制作过程,可称的上是相当简单而方便。因为只要将原料加以不完全燃烧,便可以获得,但是前人却用如此复杂的制作步骤,来获得所需的黑烟。而这样的选择,又与制墨的用途有关。
王门走卒 2013-12-9 17:34
本帖最后由 王门走卒 于 2013-12-9 18:03 编辑

(六)碳粒特性
     
      
     
    为何制墨作黑的原料中,会以碳粒作为构成其色彩的基本元素。这是因为碳粒本身的化学性质,极为稳定,在常温下,除了氟以外,是不受任何元素及化合物的影响而褪色(注127)。所以,用碳粒构成的颜色,能够保存千年,依旧黝黑如初(注128)。
     
    虽然碳粒的色彩,极为稳定,但是我们制墨作黑所用的黑碳,是属于无定型碳的一种(注129)。所以,也会容易与其它元素,相互结合,造成彼此之间在质感、亮感和反射光的差异。
     
    1)质感
     
    因为碳粒或多或少都含有一些杂质,当组成物质不同时,就会产生了不尽相同的质感,例如「药用槟榔黑」与「食用槟榔黑」,在质感上,就差异极大。「药用槟榔黑」因含大量的油脂,使得取得的碳粒,坚硬而有光泽,但「食用槟榔黑」因不含油脂成分,而使得碳粒的质感,刚好与「药用槟榔黑」相反。此外,由于灯草,是属于草本植物。所以,获得的「灯草黑」,是呈现蓬松的质感。不过,碳粒质感的突显,也会受到碳粒粗细的影响,而有感受强度的差别。基本上,碳粒越粗,则质感的呈现,越是明显。因此,由于各种墨所选择的碳粒,都是极为细小的。所以,在质感的呈现上,较无差别。而黑色颜料对碳粒粗细的要求,并不苛求。因此,可以保留较多不同的碳粒质感。而前人用黑,便是利用此特性,将各种的黑色颜料,画在所需表现的物像之上。
     
    2)亮感
     
    当然碳料的组成物质之不同,也会影响亮感的呈现。虽然墨色的亮感与胶料也有密切的关系,但是就笔者自制黑色颜料的经验中,发现「桐油黑」和「药用槟榔黑」再未加胶之前,即是属于光亮的颗粒,而其余的,如「石榴黑」、「灯草黑」和「陈皮黑」等,就与松烟一样。所以,笔者认为碳粒的亮感之强弱,也应该与碳料所含油脂的多寡有关。
     
    3)反射光
     
    本来碳粒是会吸收所有的有色光。所以,我们会认为是黑色。可是实际上,我们发现墨与黑色颜料一样,虽然看起来,都是属于黑色的色调,但是依然会出现如紫光或蓝光等,其它的有色光。譬如将「药用槟榔黑」和「食用槟榔黑」画于纸上,则「药用槟榔黑」是深红色调,而「食用槟榔黑」是咖啡色调。此外,如果墨中渗有其它的有色物质,也会造成墨色的改变。
     
    严格来说,如果是纯粹的碳粒,且不含任何杂质,则它本身即是反射淡蓝光(注130),但还是会受到碳粒直径的大小、存在的形状和混杂的有色物质之不同,造成彼此所反射的有色光,仍然有所不同。
     
    就笔者的使用经验来说,是认为碳粒越粗,反射蓝光的机会,就越高。例如虽然自制的「桐油黑」,是所有自制的黑色颜料中,属于细碳最多的颜料,但是画在宣纸上,还是反射蓝光。正是因为笔者发现,自制的「桐油黑」,所含粗的碳粒,还是多于一般的油烟墨,当然就会容易造成反射蓝光的现象(注131)。
     
    相同的,就其它学者的研究报告来看,也都可以明显看出,松烟墨之单一碳粒的粗细,是远远的大于油烟墨(注132)。所以,也容易反射蓝光。
     
    此外,据笔者制黑的经验来说,如果取碳的原料,本身是属于有色的物质,则取得的碳粒中,多少会保留其原先的色彩。例如就「药用槟榔」来说,因为其本身含有大量的红色物质。所以,用「药用槟榔黑」制成的固态墨,所画出的墨色,就会偏向红色的色调。不过,碳粒越粗,或是有色的物质之色调越强,似乎也越容易反射出其既有的色彩。
     
      
     
    (七)碳粒粗细
     
      
     
    假设我们透过高倍显微镜观察,可以了解,墨里所含的碳粒,是藉由彼此紧密的程度,来让我们的肉眼,分辨出墨色的深浅变化,越黑则代表碳粒的密度越高,越淡则反之。而单一碳粒的黑度,也会因体积大小的差别,造成越粗则黑度越黑,越细则刚好相反的情况。
     
    可是若就纸面的效果来分析,因为同面积所能附着的碳粒有限,会造成粗的碳粒,彼此紧密的程度较差,空隙距离较远,而让我们在视觉上,会误以为比细的不黑。而上述最明显的例子,就好比石绿来说,虽然在未使用前的观察,是头绿比四绿的色调浅,但是我们会先涂上四绿后,才会再叠上头绿。正是因为四绿的颗粒较细,能涂抹均匀,不过还是须要用较粗的头绿,来强化色彩鲜明度。相同的情况,如果我们先用浓墨,将纸张的纤维填满,再将黑色颜料叠于上方,也就可以察觉到黑色颜料的黑度,绝对比墨来的更黑。
     
    就前人的文献资料来说,大多数的黑色颜料,是极少直接使用的,几乎都必须与墨搭配,才能突显其强烈的黑色效果(注133)。正是因为黑色颜料的碳粒,远比墨来的粗,也比较多的缘故。所以,总结来说,黑色颜料所能画出最黑的色调,会比固态墨或液态墨还黑,而松烟墨的黑度,也是一样高于油烟墨(注134)。
     
    当然,碳粒的粗细度,也会对我们使用毛笔的方法,产生影响。原则上,碳粒越细,越能减少笔尖与纸面的摩擦力,也就不会产生有如飞白的情况,而碳粒越粗,就越难完整的附着于纸面上。所以,这也就是为何我们在使用黑色颜料的方法上,大多是以接近平涂的方式加以完成的缘故。
     
    碳粒的粗细度,也会对画面的质感,产生影响。当我们将粗碳较多的黑色颜料,所完成的作品,与细碳较多的墨,所完成的作品,同时间放在一起观察,就会觉得用黑色颜料,所完成的作品,在画面的质感上,是远不如墨般的细致。
     
    同样的,碳粒越粗,也会无法附着于较为光滑的纸类上。这是因为粗的碳粒,无法深入纸张的纤维空隙中,也就不能被胶质所稳定的附着。因此,纸张的表面,越是粗糙,对颜料中所含色料的颗粒粗细度,容许的范围,就会越富有弹性(注135)。
     
    换言之,虽然说黑色颜料的色调黑度,是高于固态墨,可是中国水墨画,大多采用较为光滑的宣纸(注136),也就造成碳粒较粗的黑色颜料,是无法用于宣纸上。同样的,也就造成前人所制的固态墨,在黑度的表现上,是有先天的限制。
王门走卒 2013-12-9 17:35
本帖最后由 王门走卒 于 2013-12-9 18:04 编辑

(八)色调变化
     
      
     
    清华翼轮在《画说》中,曾说:『曹素功所制的佳墨,是可以墨分五色,而肆中所购的新墨,只能调出一浓一淡的墨色来(注137)。』而这其中的症结,便是与墨中所含碳粒的粗细程度,或涵盖的范围及之间的占有比有关。
     
    其实,当墨中所含碳粒越细时,所能调出的淡墨,就可以越淡。而当墨中所含碳粒越粗时,所能画出的浓墨,就可以越黑。又当墨中所含碳粒的粗细范围越广时,所能表现的墨色变化,就越为丰富。而当墨中所含碳粒的粗细范围,越是集中时,所能表现的墨色变化,就越为有限。
     
    当墨中所含细的碳粒,占有率越高时,所能表现的淡墨层次,就会越多。而当墨中所含粗的碳粒,占有率越低时,所能表现的浓墨层次,也就会越少。所以,华翼轮在肆中所购得的新墨,应该是属于粗的碳粒较多,且碳粒粗细的程度,是差距极大的固态墨(注138)。
     
    故此,真正适合水墨画用墨,应该是必须要有许多不同粗细的碳粒,且范围越广,占有比越是平均,越为理想。因为所能表现的墨色层次与浓淡的差异,就越丰富自然,越利于创作者的使用(注139)。
     
    另外,就其他学者的研究报告来说(注140),也都有明确的证据显示,松烟墨所含碳粒的粗细范围较油烟墨为广。所以,就墨色的变化而言,反而是松烟墨较适合于绘画的使用,尤其在处理墨色的对比与浓墨的层次上,具有较多的优势。而油烟墨虽然是不如松烟墨来的理想,但是在中、淡墨的层次变化上,则是优于松烟墨。因此,笔者认为还是各有所长的。
王门走卒 2013-12-9 17:35
如虎添翼
王门走卒 2013-12-9 18:05
  胶料选择
     
      
     
    (一)胶质作用
     
      
     
    胶质(注141)用于绘画上,最重要的功能,是任何颜料的色料,都必须透过胶质的作用,来附着于欲依附的物质上,当然墨与黑色颜料也不例外。就例如百草霜与乌贼黑的黑色粉末,为何有着容易脱落或迹灭的问题产生(注142)。正是因为百草霜和乌贼黑,本身不含胶质,等到时间一久,当然会自然掉落。所以,要解决黑色颜料的掉色问题,就必须藉由胶质的协助,才能长久稳定的显色。
     
    此外,胶质还有四项重要的功能:
     
    一是因为碳粒的分子,比重小于水的关系。所以,必须藉由胶质的黏性,让碳粒之间,得以紧密的靠拢,也才能被水稀释。此外,也因为胶质的帮助,而能让我们调出浓淡不一的墨色出来,否则碳粒不会被水稀释或自行凝结,也就难有淡墨或浓墨的墨色差别。
     
    二是烟里的碳粒,是呈分散的状态,也必须利用胶质的黏性,使其凝结,方能作成固态墨的形状。又因为前人制墨的碳胶比例,多为二比一的关系,也就是说如用二两的碳,就须用一两的胶。所以,可见固态墨的定型,胶质的黏性,具有关键的因素。
     
    三是胶质具有润滑的作用,能够降低碳粒、笔毛和纸张三者之间的摩擦力。这是因为胶质是具有黏性的半透明物质,且遇水时,会产生滑润的作用。
     
    四是能使墨色在绢纸上,显现鲜艳的光泽感与透明感(注143)。所以,胶质的作用,不仅与制作的层面有关,也与使用的方法,脣齿相依,互为表里。
     
      
     
    (二)胶料种类
     
      
     
    用于制墨作黑的胶料(注144)种类,主要可分植物胶(注145)、动物胶(注146)和合成胶(注147)等三种,但是最常被历代墨工所选用的胶料,即是动物胶,且又以动物胶中的鹿胶(注148)、牛胶(注149)和鱼胶(注150)等三种,最常被采用。而黑色颜料在胶料的选择上,也与墨类似(注151)。
     
    不过,前人所选用的三种动物胶中,对于牛胶的原料要求,较常提及,而对于鹿胶与鱼胶的要求,则少有相关的说明。
     
    例如宋代的岱郡,是生产鹿角胶闻名,而山东的阿县,则是生产驴皮胶(即是阿胶)的重镇,可见这两种胶料,有生产地点的限制。而当墨工要使用这两种胶料时,只能托人至产地购买。而制造牛胶的牛皮,并无类似的限制。所以,这也是前人大多对牛胶的原料要求,有提供较多个人见解的因素之一。
     
    古代的墨工,也往往会因所处在的地理位置之不同,而选择不同地区生产的碳料和胶料来制墨,很可能是取自甲地的碳料或乙地的胶料,而仅做最后和胶成型的工作。在中国制墨史上,以这种方法制墨著名的,便是清代的歙县。但相对的,以这种方式生产的墨品,自然成本较高,价格也就较为昂贵。所以,今日的墨工,多取矿物性油烟制墨的原因,也是因为市场的消费人口,不足以支撑墨工自行生产碳料时,就只能选择价格较为低廉的矿物性油烟,来进行生产。同样的,如果墨工的资金,无法聘僱其它员工的话,也就会以个人之力或以机器代劳,来俭省制墨的开销。
     
    就前人对制作牛胶的原料要求来说,晁氏是认为制墨用的胶料,以鹿胶最好(注152),但是如果不能得,而求其次者,则用牛胶,但无论是水牛或沙牛的皮料(注153),则以新解的最好。又为何新解的最好,这与它的胶性最强有关。因为就谢崧岱的说法,是认为好的胶料,必须黏性强,但又不至于滞笔,才能称得上是制墨的佳料(注154)。所以,正是因为制胶用的动物原料,会因物种(注155)或来源的不同,导致所得胶质的黏性,在胶力的强弱上,也会有着连带的影响(注156)。

王门走卒 2013-12-9 18:05
(三)制胶步骤
     
      
     
    由于制作动物胶的过程,大多是以煎煮的方法,让胶料中的胶原,能透过热能的作用,溶解出来。所以,这样的过程,又被称为「镕胶」。当然,在文献中,前人对于鹿胶、牛胶和鱼胶(注157)的制作方法,多有极为详细的陈述,而现代制作动物胶的过程,则是可以细分为取料、水洗、石灰浸、去除非胶蛋白质、酸洗、水煮和过滤等步骤。
     
    从以上的描述,我们不难了解制作动物胶的过程,是极为繁琐的,也须要较长的时间,才能取得。不过前人制墨所用的胶料种类,仍然以动物胶为主。而这样的选择,是有其考量的,主要是因为动物胶的胶性较适合作墨,且胶物的稳定性又比植物胶来的持久(注158)。也因此,前人放弃取得便利的植物胶而选用制作成本较高的动物胶。
     
      
     
    (四)用胶原则
     
      
     
    对于制胶的流程,前人大多强调慢火的煎煮和持续的搅拌,且对熬成的胶质色泽,是要求必须清澈(注159)。而根据谢崧岱的分级原则(注160),是将熬成后的胶质,分成三级,上等是「清者」,中等是「略浑者」,而下等是「黑而滞者」。为何他会说「清者」最佳,就是因为使用「清者」制成的墨品之墨色,最不易被胶色所掩盖。所以,才能保持墨的本色。
     
    同样的,对于用胶的重视,在前人的制墨工法中,绝对可与对碳粒质量的要求,相提并论的。
     
    例如晁氏就认为:『墨的所有原料中,胶是最重要的。因为虽有上等的烟煤,如果用胶不得法,则一样制不成好墨,但如果是次等煤烟,用胶得法,则还是能制成佳墨,就好比潘谷的煤,众人多有,但为何还是比不上潘谷所做的好,便是因为潘谷深知煎胶的方法(注161)。』而沈继孙也曾说过:『胶为何要好,是因为胶好,可以少用,少用则代表用量,就可以减少,当胶量少,就能增黑。所以,好墨必选上等胶料来制作(注162)。』可见前人对用胶的重视程度,也难怪麻三衡会将墨里的胶质,比喻如人的血脉般之重要(注163)。
     
    前人制墨用胶,有一项特点,就是会将两种以上的胶类加以混合,而非单一使用(注164)。这是因为如果只用一种胶料,往往会出现如沈继孙所说的「便缠笔难写」之问题。所以,虽然胶性越强的胶料,能让所需的胶量减少,但过强,又会让笔尖无法运行顺畅。也因此,单一的胶料,难以尽善,而驱使前人混和两种以上的胶料,以求胶性的平衡。
     
    我们若是参考日本开明墨厂的型录中,所提到的液态墨之制胶方法,应该还是与古法大致相同的。至于,笔者制黑的胶料,因目前已有制好的,可供使用。所以,并未自行制作。但如同清王概所说的:『胶不可以多,因为多则光亮,而让钩画的墨色,变得不明显。』因此,是不宜加多的。
     
    因为胶所能固定的碳粒,是有限制的,并非全部都能被胶稳定的附着于纸面上。因此,在自制黑色颜料时,最好使用黏性较强的胶料,方能保持色彩的稳定。

王门走卒 2013-12-9 18:06
(五)胶质黏性
     
      
     
    胶料的选择种类,对于我们使用材质的影响,主要在于胶性(注165)的强弱。因为首先会牵涉到碳粒附着的时间。而植物胶的黏性,不如动物胶来的长久,是容易受到外在因素,而丧失黏性。同样的,也如先前所提及的,好的胶料,除了能让墨色长久的显色外,也能减少墨中的含胶比例,而不至于掩盖墨色的光彩。
     
    胶性的强弱,也会对墨质的硬软,造成影响。当胶性越强,则可以让墨里的碳粒,紧密的程度,变得更好,也就能让磨出的墨液中,所含碳粒的粗细度,较易均匀细致。
     
    当然,胶料的不同,也攸关于我们的用墨方法。就笔者试用各种液态墨的经验中发现,如果所含粗碳较多的时候,则往往其所选用的胶料,是属于黏性较强的胶类,而且是必须适当的调水后,才能使用。
     
    在笔者使用「锅底黑」的心得中发现,此黑在纸面干掉后,用手轻抹,仍会稍许掉落,而必须再次用胶矾水加以固定,否则会有褪色的疑虑。而会有此情况的发生,也应该与笔者采用的胶类,为日本京都吉祥画用胶液(为500cc塑胶瓶装)有关。因为此胶,若与东京妻屋胶研究所监制的玻璃瓶装鹿胶相比,则黏性较弱,并非适合作为黏剂来使用。所以,后来笔者在制作其它的黑色颜料时,就大多采用后者的鹿胶。也因此,无论是固态墨还是液态墨,只要所含碳粒,粗的较多时,大多会选择黏性较强的胶质来作为附着剂。
     
    不过,也由于液态墨所选用的胶料,会因为制造者,企图要突显墨品之间的不同特性,而选择不同的胶料加以制作。但是这样的制作观念,也会造成使用者的困扰,因为当我们熟悉一种墨品后,如果再使用其它的墨品时,都会感到难以上手,反而须要花费相当多的时间,才能适应(注166)。
     
    相同的,胶性的强弱,亦会对色调的层次,造成影响。当胶质的黏性够强的时候,则能让第一次下笔的墨色,牢固的附着在纸面上,而不易被再次下笔之笔中的水分,溶解开来,也就不会使得原本上下层关系的碳粒,又因为胶质的溶解,而自然的混合,并失去应有的重叠效果。
     
    因为液态墨中,有加入干燥防止剂的成分,也会让所含的胶质,有容易再次被水溶解的特性。当然,也会造成前后相叠的墨色层次,不如固态墨来的厚实。
     
    又如果我们的用法,是将两种液态墨相互混合的话,尤其是将不同厂商所制的墨品加以混合的话,则就必须留意两者所含胶质的种类,是否相近,否则也会有凝结成块状的问题产生(注167)。
     
      
     
      药物选择
     
      
     
    在作黑的原料中,除了碳与胶外,较墨不同的,是黑色颜料少掉药材的添加。
     
    前人在使用黑色颜料的方法,主要与碳粒有关,而与胶质和添加物较无关联。这是因为黑色颜料,只有在使用前,才会将动物胶与碳粒混合。而墨因为是一种商品,须要某些药物的帮助,才能延长使用的寿命,并且控制产品的质量。此外,若是我们须要延长黑色颜料的使用时间,则可以用冰片(即龙脑),来防止胶质腐败。
     
    而前人制墨的过程中,添加药材的纪录,早在后魏贾思勰的《齐民要术》〈合墨法〉篇中,就已经可以见到相关的记载。所以,前人制墨的用药历史,其实是相当久远的。
     

王门走卒 2013-12-9 18:06
(一)药物种类
     
      
     
    传统固态墨中,所用的药物种类,可谓是品项繁多。如果归纳起来,常见的有麝香、甘松、陵零香、白檀、丁香、龙脑、蔷薇露、地榆、虎杖、卷柏、五倍子、丹参、黄莲、茜根、黄芦、黑豆、胡桃、乌头、牡丹皮、熊胆、猪胆、鲤鱼胆、蛇胆、苏木、海桐皮、香仁、紫草、檀香、栀子、白芷、木鳖子仁、藤黄、生漆、牛角胎、青黛、螺青、梣皮汁、灵草、蛋白、皂角、胆矾、绿矾、石榴皮、巴豆、黄蘗、朱砂、金屑、玉屑、真珠、犀角和马鞭草等近四十种的药材,而或多或少,都有曾经被使用过的纪录。
     
    虽然,不见得每一种药材,皆可在《本草纲目》一书中找到,但是它们仍然几乎都是中国古代人们治病时,可用的药物。例如在这些药材中,使用频率最高的,首推「麝香」,且最常被后代所沿用。其实它就是一种珍贵的药材,古称「麝脐香」。而在制墨的用途上,是用以掩盖墨中,难闻的烟胶味。而在医疗的用途上,据《本草纲目》的记载,则是类似于现代的香精治疗法(注168)。
     
    当然,我们也可依照前人用药的取得来源,将这些药材分成植物、动物和矿物等三大类,而使用频率最高的,当属植物类。
     
    就《墨谱》下卷和《内务府墨作则例》〈作墨定例〉(附表67)的记载来看,药材的使用种类,也会依照墨种的不同,而有不同的选择。
     
    若以《墨谱》的记载来说,药物的添加时机,大多是在和胶的过程中加入,并熬成药汁,以利添加。而就《内务府墨作则例》的记载来说,药物的添加时机,则是包括染灯心、煤桐油、煤猪油、煠油、炖胶和合墨等过程,但以合墨的时候最多。所以,前人用药,越到明清时期,种类越多,而用药的时机,则以和胶的过程为主。此外,就墨种而言,则以油烟墨较松烟墨为多。
     
    (附表6)清《内务府墨作则例》〈作墨定例〉
     
      
     独草墨
     三草墨
     三草墨(搨墨刻)
      
    燻烟子用
     桐油(400斤)
     
    猪油(200斤)
     桐油(400斤)
     
    猪油(200斤)
     桐油(400斤)
     
    猪油(200斤)
      
    引燃用
     灯草(2斤)
     灯草(2斤)
     灯草(4斤)
      
    染灯心用
     苏木(3斤)
      
      
      
    煤桐油用
     生漆(2斤)
      
      
      
    煤猪油用
     紫草(2斤)
      
      
      
    煠油用
      
     紫草(3斤)
     
    生漆(2斤)
      
      
    胶料用
     广胶(10斤)
     广胶(20斤)
     广胶(20斤)
      
    炖胶用
     白檀香(12两)
     
    排草(8两)
     
    零陵香(8两)
     白檀香(12两)
     
    排草(4两)
     
    零陵香(4两)
     白檀香(12两)
      
    滤胶用
     棉子(1两)
      
      
      
    过胶用
     白粗布(一丈)
     白粗布(5尺)
     白粗布(5尺)
      
    熬水炖胶蒸墨共享
     煤(800斤)
     
    炭(240斤)
     煤(800斤)
     
    炭(240斤)
     煤(800斤)
     
    炭(240斤)
      
    合墨用
     飞金(600张)
     
    熊胆(4两)
     
    冰片(10两)
     
    麝香(5两)
     
    糯米酒(15斤)
     猪胆(80个)
     
    冰片(6两)
     
    麝香(3两)
     
    糯米酒(6斤)
     猪胆(50个)
     
    冰片(32钱)
     
    麝香(16钱)
      
    收什做细用
     锉草(1斤)
     锉草(1斤)
      
      
     
    至于,添加的方法,也与物质存在的状况有关。例如因为植物类的药材,多为固体,须经熬煮,变为药水后,才能添加。而动物和矿物类,则是必须磨成细粉后,才能加入。而在添加的时间上,有些在处理油料时,就已经加入,但也有些必须等待至溶胶或是成型过程中,才会加入。
     
    (附表7)清《内务府墨作则例》〈作墨定例〉
     
      
     独草墨(徽墨法)
     墨糙墨
      
    燻烟子用
     桐油(400斤)
     
    猪油(200斤)
     桐油(400斤)
     
    猪油(200斤)
      
    引燃用
     灯草(2斤)
     灯草(4斤)
      
    染灯心用
     苏木(3斤)
      
      
    煠油用
     紫草(2斤)
     
    生漆(2斤)
      
      
    胶料用
     广胶(11103钱)
     水胶(20斤)
      
    炖胶用
     排草(8两)
     
    零陵香(8两)
     白檀香(12两)
      
    滤胶用
     棉子(1两)
      
      
    过胶用
     白粗布(10尺)
     白粗布(5尺)
      
    熬水炖胶蒸墨共享
     煤(800斤)
     
    炭(240斤)
     煤(800斤)
     
    炭(240斤)
      
    合墨用
     冰片(1152分)
     
    熊胆(6912毫)
     
    麝香(576分)
     
    飞金(600张)
     
    江米酒(15斤)
     猪胆(50个)
     
    冰片(32钱)
     
    麝香(16钱)
     
    江米酒(30斤)
      
    收什做细用
     锉草(1斤)
     
    白紬(2尺)
     
    棉花(3斤)
     
    京高纸(200张)
     
    广凉席(1领)
     
    连四纸(100张)
     
    5尺宽4幅黄粗布挖单(1个)
     白紬(4尺)
     
    棉花(6斤)
     
    锉草(2斤)
     
    京高纸(400张)
     
    4尺五寸广凉席(2领)
     
    连四纸(200张)
     
    5尺宽4幅黄粗布挖单(2个)
      
    水用
     玉泉山水
     玉泉山水
      
     
    若与固态墨相比,则液态墨所加的添加物(注169),除了水和香料外,则又多了防腐剂(注170)、干燥防止剂(注171)和染料(注172)等几种成分。
     

王门走卒 2013-12-9 18:07
(二)用药目的
     
      
     
    虽然,前人添加药物的时机,不尽相同,但还是会依照添加的目的为基准(注173)。不过,药物的添加,亦如同沈继孙所说的,不外乎是为了增光、助色、取香、引湿,意在经久,或使其胶质黏性不隳,让墨色不退,墨质坚硬,以抬高产品的身价(注174)。
     
    至于,液态墨的添加目的。防腐剂是为了预防胶的变质,这是因为液态墨是以液体状态保存,而动物胶是属于蛋白质的胶原所组成,若与水接触,容易滋生细菌,而有发臭变质的问题,故加入防腐剂,以确保产品的质量;而干躁防止剂,则是希望让液态墨在使用前,或使用的过程中,能够降低水分的蒸发速率,或是用来控制胶质的凝结速度。
     
      
     
    (三)药物比例
     
      
     
    由于传统制墨的观念中,认为药物的添加,不宜过多,否则会有损伤墨色的问题发生。而且经过学者的检验证明,多数固态墨所含碳元素的比重,是占成品的99.5%(注175)。所以,药物所能影响的层面,应该非常的有限。也因此,笔者在试用许多的固态墨后,依然感受不到药物对我们使用的成效,所产生的影响。
     
    前人将墨制成固体的长条状,是为了确保墨中所含胶性的稳定度,而液态墨为求使用的便捷,加水制成液体状态(注176),但是因为这样的考量,必须添加防腐剂,以求胶质不受水中细菌的影响而发臭,可是防腐剂对我们作品保存上,却会造成问题。因为依照学者对液态墨所作的PH值检定报告看来,几乎所有检验的墨品,皆含有酸性的反应(注177)。而如果酸性过强,就会导致纸张的植物纤维,极易脆化,而让作品的保存年限缩短。
     
    又干燥防止剂的使用,虽然主要的添加目的,是为了放慢胶质的凝结速度,好让液态墨不至于过快干掉,但是也会使得纸上的墨迹,所含的胶质不够牢靠,容易遇水,而再次晕开。所以,画完的作品,必须等上七天的时间,才能装裱小托。
     
    在现代的制墨原料中,除了碳烟外,还有一种原料,也被墨工加以利用。而这种原料,即是染料(注178)。当然其原本的用途,是用在染布中,不过因为染料的颗粒,又比一般碳粒更为细微。所以,也被现代墨工所选用。虽然染料的色料颗粒极细,但是也因为过细,反到不易被天然的胶料所固定,而容易遇水后,又会再次的晕开(注179)。且其色料的颗粒又过度集中于极细的部分,也导致其色调的变化,又较黑色颜料更为平板。也因此,并不适合于绘画的使用。

王门走卒 2013-12-9 18:07
  成型步骤
     
      
     
    在制墨过程中,起初是原料的制造,但在成型前,则是必须先将取得的黑碳和胶质加以结合,并适当的放入所需药物。因此,碳、胶和药,三者的混合比例是成型方法中,最为重要的环节之一。而这样的混合过程,也可以称为「和胶」或「合墨」。
     
    若是依照《墨法集要》的记载,其和胶比例为「桐油烟墨」,是用桐油烟11两、牛胶5.5两和药水9.5两,但这是在112月时的比例,若是67月,则用桐油烟11两、牛胶6两和药水9两。而「松烟墨」则是松煤16两、胶45两和药水8两;而「久藏墨」则是桐油烟10两,加上陈年牛胶4.5两、陈年鱼胶0.5两、秦皮0.5两和苏木0.5两。所以,碳胶之间的比例,约为2164
     
    又据他的说法,虽然药水的比重,也是相当的高,但是其主要成分是水分。因此,蒸发后,只会残留微量的药物。
     
      
     
    (一)成型方法
     
      
     
    至于,混合的方法,最重的是「蒸剂」和「杵擣」(注180)等两项步骤。而这两项步骤,又以「杵擣」最为要紧(注181)。
     
    而后,再将尚未成型的墨团,依墨模大小,捏取适当的份量,再透过「鎚鍊」和「丸擀」等过程后,才放入墨模(注182)中,以便压印成固态墨的形状。
     
    不过,刚成型的墨锭,湿气仍重,故还须「入灰」(注183)阴干,而后才可「出灰」(注184)刷净,再经过填彩和试研(注185)等过程后,便能贩卖出售。
     
    因为液态墨最后是制成液体状态。所以,在成型的方法上,相较于传统的固态墨来说,简化许多。就笔者参考开明株式会社,所发行的商品目录之内容来说,他们是将液态墨的制作过程,分成六项工序:
     
    一「溶胶」:先严格选择优质的胶料,经过熬煮的过程,使其溶解成黏稠状态,并将胶的黏性,调整成对液态墨最适合的强度。此外,为何厂商首先是从「溶胶」开始,而非取碳。这是因为液态墨的厂商,多不自行烧烟的缘故,而是直接选择矿物性油烟来制墨。
     
    二「混合」:是将矿物性油烟、香料及胶的溶液,放入旋转搅拌的机器中混和,而它们混合后的聚合关系,会决定液态墨的质量好坏。
     
    三「辗细」:是再次透过辗转的机器,将液态墨中的粒子细度和分散状态,作品质的控制。
     
    四「添剂」:混合搅拌好的液态墨,再放入制墨槽中,并加入湿润剂和防腐剂。而完成后,还须一定时间的静置。
     
    五「检查」:在静置的时间中,检查人员会检查矿物性油烟的分布状况、墨色感、书写感和浓度等项目。
     
    六「包装」:通过检查的液态墨,再藉由自动充填机的协助,将墨液注入容器中,再加以包装出售。而整体的制造时间,若从胶料的溶解到机器的充填,只须要两周以上的日数,便能够完成。
     
    因此,就整体的制作流程来看,虽然在制胶的部分,还是遵循古法,但是到了混合和辗细的步骤,则以机器取代人力。「混合」是让碳胶相和,而「辗细」是让碳胶与水的分布关系,更为理想,但是这样的方法,却也会产生新的问题,因为会无法有效控制墨中的含胶比例。
     
    至于,制黑的方法,虽然也与墨一样,须要取碳的过程,但是其调和的方法,极为简单,只要在使用前,将碳胶用手指相混即可(注186)。
     
    前人的制墨过程中,从原料的制造,到最后的加工,是须要许多相关的材料配合,才能达成,且整体的制作过程,至少须要一年以上的时间,才能完成,也就是因为如此的讲究。所以,制成的墨品,可以保存百年而不会损坏。
     
    前人通常认为新墨不如旧墨来的好,正是因为制墨时,虽有经过入灰的过程,但墨中胶质,并未完全真正干透,仍必须放置数年时间,墨质才会完全硬化(须视气候条件决定)。也因此刚制成的墨,并不适合马上使用。
     
    虽然制墨的过程中,所需留意的事项,各家说法不一(注187),但是笔者认为,还是以沈继孙的观点,最为贴切,也最为简明。他认为墨要黑,一是烟品要纯净,而无杂质;二是选用的胶要好,黏性要强,才能减用;三是擣杵的次数要多,墨质才会坚硬,磨出的墨液,也才会细致。因此,我们不能全凭药物,误以为能帮助墨品更好,其实过多,反而远离了制墨用墨的本意(注188)。

王门走卒 2013-12-9 18:08
(二)胶量多寡
     
      
     
    根据笔者试用的经验,发现液态墨出现白光的机会,是远远的多于固态墨。而这种白光的现象,其实是由胶质的反色光所造成的。但是为何固态墨出现白光的机会,会少于液态墨。这是因为固态墨在制作的过程中,加入杵擣的步骤。而又为何杵擣能减少墨中的含胶量。正是因为墨团受到外力的挤压后,会将多余的胶质排出,而能减少在墨中的含量。
     
    会造成墨色中,有紫光、黑光、青光和白光之间的差别,就笔者的看法,是认为紫光、黑光和青光,与所含碳粒的粗细有关。当墨色中反射出紫光时,则是代表所含碳粒最细,而青光则是最粗。至于白光,只有在墨中,所含胶量过多时,才会出现白光(而这种白光,其实就是胶光)。此外,「紫光为上」的说法,似乎也是由晁氏首先提出的,而后代则是继续沿用这样的说法。可是在宋代,我们知道是以生产松烟墨为主的年代,而大部分的松烟墨,却是属于偏青光的墨色。也因此,晁氏的说法,似乎是与现实不符。不过,在笔者试用的墨品中,虽然也很难找到可以称为紫光的墨品,但是当笔者将油烟墨和松烟墨相互研磨时,便会产生出如紫光般的墨色来。而这种情况的发生,应该是因为油烟墨的墨色是属于红光类的咖啡色光,而松烟墨是属于偏蓝光类的青色光。又当这两种墨相互研磨时,就会出现色光混和的现象,而变成前人所谓的「紫光」。所以,晁氏所说的「紫光」,应该是属于含细碳比例较多的松烟墨。
     
    液态墨虽然是以液体的状态加以保存,但是在墨品的浓度上,依然有所不同的(注189)。就其墨品的标示原则来说,会用不同的文字加以注明。例如「超浓墨」、「浓墨」和「中浓墨」等,当然也有些未加以标明的。而就笔者的使用经验来说,当液态墨的浓度越高的时候,则所用的胶质,黏性就越强,但是其墨色的黑度,也是最高,胶质的反光,也是最强(注190)。而未标明的液态墨,则多数皆可直接的使用,且使用上,也比较感觉不出胶性的强弱,对笔尖运行的影响。也因此,若我们是使用浓度较高的液态墨之焦墨,则是最好先用。否则若是最后才叠上,就会产生强烈的反光效果,而无法与其它的墨色兼容。
     
    不过,墨中的含胶量,也不能过少。因为过少,会让笔尖难以运行,而增加与纸面的摩擦力。此外,胶量过多或胶性过弱的时候,也会容易让碳粒的分布均匀,使得淡墨与淡墨之间的覆盖性变差,又无法让前后堆栈的墨色,有所区别。
     
        因为黑色颜料在使用前,是以粉末状态加以保存。所以,我们很难对颜料中所含碳粒的粗细,做出适当的要求,也就是说,固态墨可以用砚,而液态墨则可以用取碳技术的优势,来控制墨中所含碳粒的粗细度,但是我们在自制黑色颜料的过程中,是无法做出同等的控制。
     
    当我们取得黑色颜料的黑碳后,大多会以粉末状态加以保存。这是因为要保留其材质特性,如果作成墨般,就会与墨的材质特性接近,而多少失去使用黑色颜料的意义。
     
    不过,倘若一定要获得更为细微的碳粒,则就必须再次的加工,而可以选择的方法有三,一是用钵研磨,二是加胶漂净(注191),三是制成固态墨的形制。而这三种方法,虽然以第三种方法,最为有效,但是也会让黑色颜料的材质特性,与墨相近,而降低其制作与使用的意义。

王门走卒 2013-12-9 18:08
  生产用途
     
      
     
    从以上的介绍,我们可以了解前人对制墨的要求,绝对比制作黑色颜料的要求,高出许多。而会造成如此的差别待遇,当然与两者的生产用途和使用的对象有关。
     
      
     
    (一)书写功能
     
      
     
    虽然,历代的墨工,制作了许多极佳的墨品,以供文人雅士的使用,但是墨工制墨的目的为何,而文人用墨的目的又为何,主要是为了书写,还是作画。而若要解答这样的问题,则我们可以先透过日本的制墨厂商,对于所生产的墨品之用途说明中加以了解。
     
    首先,我们可以将日制的液态墨,分成「普通墨」和「青墨」两种。而就笔者试用「普通墨」的心得来说,其实这些「普通墨」都应该是属于油烟墨的一种,而「青墨」则是与我们的松烟墨相同。
     
    此外,透过附表8的列举,我们也能够了解两者的用途,有着明显的不同。「青墨」是他们用于水墨画的墨,而「普通墨」是用于书道的墨。
     
    又我们也可以了解,属于「青墨」的墨种,比起油烟墨来说,可谓少之又少,象征液态墨的消费族群,以书道家最多。所以,厂商才愿意衍生更多的产品出来,以供他们的使用。
     
    这是因为在市场机制中,墨品存在的寿命,是由消费者所决定的,当制作出的商品,没人购买时,自然而然,也就不会再度生产。也就因为如此,如果身为创作者的我们,对材料不多作要求,自然而然,也就不会有厂商,制作更好的材料,可供我们使用。此外,目前台湾所剩的纸厂及墨厂,是已经接近于个位数的情况。所以,如果我们再不加予重视,势必将来会更形恶化。
     
    (附表8)日制液态墨的用途表
     
    墨名
     用途
     厂商
      
    墨之宝
     作品制作用高级液墨
     开明
      
    玄妙(青墨液)
     书道用、水墨画作品用
     开明
      
    墨乃宝
     作品制作用高级液墨
     开明
      
    书乃华
     作品制作用高级液墨
     开明
      
    玄龙
     专门家用特选浓墨
     开明
      
    玄华
     专门家用特选浓墨
     开明
      
    玲珑
     书道专门家用
     开明
      
    墨之华(普及品)
     书道专门家用液墨
     开明
      
    墨之华(浓墨)
     书道专门家用液墨
     开明
      
    墨之华(精制)
     书道专门家用液墨
     开明
      
    开明书液
     书道液墨
     开明
      
    开明书液(中浓墨)
     书道液墨
     开明
      
    开明书液(浓墨)
     书道液墨
     开明
      
    开明书液(作品用)
     书道液墨
     开明
      
    开明墨汁
     书道液墨
     开明
      
    墨之元
     书道用、事务用、绘画用、版画用
     开明
      
    青墨
     专门家用
     开明
      
   
     作品用墨液
     祥硕堂
      
    怀素
     作品用最高级油烟液墨
     祥硕堂
      
    墨之精
     专门家向条幅用(书道用)
     墨运堂
      
     
    因此,我们明白液态墨中的油烟墨之生产用途,主要是在书写。而中国制墨的目的,是否也与日本相同。据东汉许慎在《说文解字》一书中的解释,他是说:『墨,书墨也,从黑从土,墨者烟煤所成土之类也(注192)。』又明方瑞生在《墨海》的〈后序〉中,也说:『墨之用在书,茍有用于书凡墨。』可见中国制墨的主要用途,也是在书写,只不过这种约定俗成的用途,在前人的生活中,是极少被强调的。
     
    就前人制墨的重点来说,墨的材质特性与书写的用途,是较为贴近,而与绘画较为疏远。因为无论是晁氏的《墨经》,还是沈继孙的《墨法集要》,在他们对于碳粒的粗细、胶性的强弱、胶量的多寡或用药的目的等等之制作观念中,我们都无法找到因为绘画用途的关系,而调整的制作方向。
     
    另外,前人所谈到有关墨色的部分,也应该都是非指绘画的墨色(注193)。同样的,前人对笔纸的研发和改良,也与墨相同,都是为了符合书写的功能,而加以改进的。
     
    在水墨画中,所使用的材料之特性,可以说大部分都是为了符合写字者的须求,而量身订作的,例如对墨性的要求,是选择的碳粒,越细越好。正是因为当墨中的碳粒越细,越能消除与笔纸间的摩擦力,且能产生的墨色变化,也就越多;对纸性的要求,是首重纸张的光滑度和吸水性。光滑度是为了降低笔尖与纸面的摩擦力,以达到墨线的完美呈现;而吸水性则是让笔尖的墨,能够快速的渗入植物纤维中,以减少运笔的时间;对笔性的要求,若就绘画的使用来说,中国书写类的毛笔,虽然也是极为适用于绘画上,但若是再与水彩笔相较,则显然还是混杂许多的毛料,反而不如水彩笔的纯粹。
     
    就笔者实际使用经验来说,某些制作精良的油烟旧墨,并不适合于绘画使用,因为有难以磨浓画黑的问题,尤其是在墨色的对比上,效果极为有限。而日本古梅园所制的「五星红花墨」,亦是相同现象。又为何精制的油烟墨,是无法磨浓画黑,正是因为其中所含碳粒过细,占有比又过于偏细所导致的(请参考本文中对于碳粒粗细的说明)。
     
    就油烟墨和松烟墨,两者在线条的表现上来说,若以宣纸画线来说,则我们发现油烟墨的线条比起松烟墨,更为细腻,且运行的感觉,也较顺手。这也是因为油烟的碳粒粗细比起松烟,更适合于表现文字的线条,又能增加书写的速度。因此,油烟墨才能取代松烟墨,成为文人雅士喜用的墨种之一。
     
    因为就是生产的用途与材质的特性,有着息息相关的关系,而「墨」会从「黑」字中,独立出来,成为一个单字,也是因为如许慎所说的,因墨是用来作书写的材质。所以,前人才会依照用途的不同,将两者区分开来。
     
    况且,从古至今,将墨用于书写的人口,是远远的超过将墨当作绘画用途的画家,也是因为有如此庞大的商机,才吸引这么多优秀的墨工,投入这样的行业中。也因为墨仍然是一种市场机制下的商品,市场的导向,决定了墨品的材质特性,也因为使用者众多,让生产者有利可图,愿意讲究制作的质量,研发更为优良的产品。所以,我们必须透过书法的使用角度,来看待前人对墨的材质要求,才是较为贴切且合理的。
     
    对于制造者来说,消费者的喜好,是可以决定他们的生产方向。这是因为牵涉到利润的因素,当然也是关系着企业生存的问题。在古代,墨业之所以能够吸引如此众多的墨工,投身此行业中,并愿意加以改良,来提升自我的市场竞争力,代表从此行业中,可获得的利润,是相当诱人的。而他们制墨的主要消费对象,当然是属于知识分子,也就是文人。而文人用墨,最大的目的,在于写字。虽然也有文人,将墨用于绘画上,但并非全部的文人,皆可为之,这是因为还必须牵涉到其它条件。也因此,我们几乎找不到专门为绘画用途所制的墨品。所以,对制墨者而言,显然是制作书墨的商机,远大于画墨。

查看全部评论(59)

文章列表

QQ|申请友链|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IIYE.net ( 沪ICP备07508020号  

GMT+8, 2016-2-27 13:37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